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买下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两进小院,三人看着苏老伯拿钥匙一间间将房门打开,把所有地方仔细转了一遍。

“怎样,可以签合约了吧?”苏老伯攥着钥匙一指这院落。

“嗯,签吧!”穆敬荑点头。

秦湘拿出纸笔,将本就写好的内容给苏老伯念了一遍。

“行,医者仁心,老夫信你。”苏老伯接过印泥,将纸铺在墙上,指蘸红泥郑重按下手印。

秦湘错开身子,示意穆敬荑也过去按手印。

苏老伯接过装银子的小布兜,从腰侧翻出一杆小秤,挨个儿称了一遍,引得穆敬荑咂舌,心想这老头准备的还挺齐全。

何睿勍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房契,蹙着眉头看了起来。

“小伙子,放心,老夫这契纸真真儿的呢!咱们先小人后君子,哄骗人的是这个。”老头伸手成爪,指尖动了动。

穆敬荑看得有些懵,一脸不解。

“那动作的意思是......”秦湘低声解释了一句,惹得她顿时哭笑不得,心想这老头儿真逗。

“走吧,留她俩在这收拾,咱们去登记交输估。”何睿勍见苏老伯收好秤杆,伸手揽迫着老伯与他一同出了院门。

“哎哎,你放手,老夫自己会走......”

秦湘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忍不住问道:“你这表哥性子...呃......”

穆敬荑撇撇嘴:“这家伙怪得很,少有正经时候。”

“呵呵,确实有些异于常人......不过,只要心地好就成。”秦湘似有深意的笑了笑。

“嗯,那倒是!”她赞同的点点头。

两人将屋子里不要的东西统计了一下,觉得如此庞大的工程单凭两个女子还是难以办到。

“要不咱们买几个丫鬟婆子吧,以后打扫的活计天天都有,总不能只你和小玉操持啊!”穆敬荑掐着腰,看着那些布满灰尘的物件儿,叹了口气。

“银钱够吗?”

“够,今日定还有送钱的上门儿,不够再去拿。”她得意一笑。

秦湘不禁也抿着唇勾了嘴角:“我越发觉得你聪慧了,总能想到新奇点子!”

“哎,别夸,容易找不着北......”

两人说笑着出院锁门,旁边店铺的伙计听到声音走了出来。“这院落您买了?”

“嗯,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诶,您这店铺是做皮货生意的吧?”穆敬荑抬眼看了看门上的牌匾‘魏家皮货’。

“是啊,这院落您是打算买来住的吗?”伙计探头瞧了眼紧闭的院门。

“哦,我们打算开家医馆。”

“医馆?”伙计表情怪异的撇了下嘴,突然上前几步,神秘道:“姑娘可知这里面闹鬼?”

“啊?”穆敬荑大惊,秦湘也蹙了眉。

“嘿,你们被那苏老汉给坑了,他是不是说自己儿子多年前赶考未归,老两口因着伤心才搬离这里的?”

穆秦两人愣愣的点了点头。

伙计用力一拍手,贼头贼脑得看了眼四周:“你们还是进店里听我细说吧,在外面说人家是非不好。”

“这......”秦湘犹豫的看向穆敬荑。

“走,进去听听!”穆敬荑倒没什么顾虑,她有凌霄。

“好。”

两人跟着小伙计走进皮货铺,好奇地看了眼店里的商品。皮靴、护腕、护臂、护腿、各种武器把手皮套之类,应有尽有。面积不算大,摆的却是琳琅满目。

“二位姑娘请坐,今日我这还算清净,掌柜的不在,倒也方便唠些闲话儿。”小伙计挺自来熟,推出两个木凳放到她们面前。

“谢谢!”穆敬荑坐下,转头问道:“您说这院里闹鬼,可有依据?”

“嗐,住这周围的人家几乎都知晓此事,只不过大家明面儿上不说罢了。我也是看你们两个女孩儿家买了这院落有些于心不忍,这才多嘴提一句。”伙计拍了下大腿,满脸唏嘘。

秦湘盯了伙计好一会儿,突然道:“那院落我们去过几次,也没发现有何异样啊,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伙计轻嗤一声,摆了摆手:“姑娘若是不信,大可住上一晚,怕只怕从此再难见天日了。

以往这附近的住户总会丢些鸡鸭之类的物事,这院里夜半常会映出火光,传出异响,吓人得很。白日里大伙进去探看又毫无人影,你说这不是闹鬼又是什么?”

穆敬荑突然一笑:“会不会有什么流浪游侠或者乞丐之流在里面暂住?”

“不可能,只要有人生活,就会有痕迹,可这里想必二位姑娘早已查看过,并无异常之处,对吧?”

“呃......”秦湘闻言,不自觉往穆敬荑身旁挪了挪,小手紧张的抓了她衣角。“怎么办?这么一说,我可不敢住了......”

穆敬荑无奈看了她一眼:“不怕,有我在,实在不行我陪你住几晚,直到确定无事再离开,如何?”

“姑娘,看来您还是不信啊!那鬼别说你们两个姑娘家,就是我们这样的男子十个八个的也不敢惹啊,活人在明,恶鬼在暗,根本就毫无胜算。”

伙计拧着眉头,极力劝导。

“要不,寻个道士做做法?我之前听说杨家庙那边有高人,驱邪避凶什么的肯定能胜任。”秦湘试探道。

“诶,这法子倒没准儿可行,只不过听说请神婆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那些人清高的很,银钱不到位,态度不虔诚,都是请不来的。”

小伙计貌似还挺上心,开始认真分析起了自己听说过的所谓高手名录。

穆敬荑在脑中偷偷问凌霄:“哎,你怕鬼吗?”

“......”

“哎,别贪睡啦,赶紧帮我想想,若是遇见鬼,你的胜算是几成?”

“嗯?恩人,啥事啊?”凌霄懒洋洋的应了一句,顺带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你这么懒,什么时候才能修炼成功,都睡傻了吧?”她忍不住斥了一句。

“嘿嘿,睡觉也是修炼,恩人你不懂!找我啥事啊?”

“唉!我问你,遇到鬼你打得过吗?”

“鬼?吁......没见过,一般有我的地方不会有鬼出没!”

“嗯?”穆敬荑一怔。

“哎呀,就是说,我的地盘一般生灵是闯不进来的,除非经我默许。”凌霄无奈解释道。

“哦?那就是说,只要把你种在医馆院里,根本就不用担心有任何危险?”

“算是吧,功力高深的捉妖师我还是得躲着的。”

“好,我明白了!”

秦湘偷眼儿看向穆敬荑神色变化的脸,用手肘轻轻撞了下她。“哎,魏小哥儿跟你说话呢。”

“啊?哦!”她尴尬笑笑,看向小伙计:“谢小兄弟直言相告,等医馆开业,我们就是邻居了,以后有什么用到我们之处,尽管开口。”

秦湘猛的推了她一把。

“干嘛?”穆敬荑疑惑看她。

“咱们开的是医馆,小心人家误会!”

“呃......”穆敬荑扭头看去,果然小伙计脸都绿了。她连忙补救:“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旁的忙。”

秦湘笑着扯起她:“走吧,有客人上门了,咱就别打搅人家做生意啦。”

“哎哎,不妨事不妨事!”魏雨连忙站起身,笑颜相送。

“哦,对了,魏兄弟可知这全福镇哪里有人牙子,我想买几个丫鬟仆役。”临出门,穆敬荑又问道。

魏雨一愣:“看来姑娘做的是大买卖呀,人牙子在镇南边,姑娘一问便知,他家门楼算是那片儿比较阔大的。”

“哦,谢谢啦啊!”

“姑娘不用客气,还不知您二位贵姓呢。”

“哦,我姓穆,这位是我秦姐姐,也是医馆的郎中。”穆敬荑伸手指了指秦湘。

两人在魏雨瞪大眼睛的表情中渐行渐远。

“你说他在惊讶什么?”秦湘问道。

“呵,没见过如此年轻貌美的女郎中呗!”穆敬荑笑着去呵她痒。

“讨厌......”

“哈哈哈......”

走到镇南边时,时间已过正午,两人打听了一下,终于寻到了人牙子家。

眼见着到门口了,突然一辆马车疾驰而来,从她们身边掠了过去,吓得穆敬荑连忙将秦湘拉到路边。

马车很快停了下来,从车辕上跳下两个青壮汉子,一左一右打开车门,探身从里面拽出一位年逾五十的妇人。

“老实点,省的多受皮肉之苦!”其中一个汉子道。

“呜呜呜......”妇人似是在哭诉什么,无奈嘴里塞了东西,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得任泪水噗簌簌滚落。

汉子大力押解着妇人走到一户门前,穆敬荑一看正是自己要去的人牙子家,心中不觉一突。

“咣咣咣”门被大力敲响。

“谁呀?”很快传来了一声叱骂,话语中夹杂着隐隐怒气:“门敲坏了,老娘让你赔双倍银子!”

“吴婆子,我们是戚家赌坊的!”其中稍矮的汉子嚷道。

“哼,等着!”接着便是稀里哗啦开锁的声音。

大门缓缓打开,一位穿着暗色褙子的中年妇人面色不善的站在门里:“这次又带了什么货啊?”

“哦,是个粗使婆子,洗衣做饭都成,多少有些用处!”

“哼,你当老娘这是收容所啊?总送这些无用的次等货进来。

若是个姑娘,打扮打扮卖到天香楼去,也算是个进项,整这么个又老又丑的,我还得给她养老,这本赔的连吆喝都赚不着!”吴婆子撇着嘴,一脸嫌恶。

“下次,下次我们定搜罗些好货给您送来,这赌棍儿家没别的物件儿可抵,只剩一个老娘了。”矮个儿汉子满脸无奈,陪着笑解释道。

“唉!要不是冲你们当家的还算义气,这货我贵贱是不接手,一文钱不要,我都不想收!”

吴婆子伸手在妇人脸上一顿扒拉,又是掰嘴看牙齿,又是看耳后,翻发髻的,跟相牲口有得一拼。

“放我回去,放我回去......呜......”妇人刚喊了两声,又被破布塞了嘴。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