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六章 银钱已够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穆敬荑听到声音连忙起身,对一旁的秦湘道:“走吧,估计是送钱的来了!”

“送钱的?”秦湘疑惑的放下笔,探头顺着窗户往外看:“你怎会确定?”

“嘿嘿,猜的!”

“呃……”

“走吧,跟我到店里去,若真是来投钱的你还需得帮我记下帐。”穆敬荑狡黠的眨眨眼,拉起她就往外走。

两人刚到店里,就被围了起来。

“请问二位哪个是郎中?”

“那芙蓉露还有吗?”

“凌霄苑在哪儿,我们怎么听都没听过,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这竹片有何用处?”

秦湘极力拔高声量,可惜众人还是七嘴八舌的问着,显然并没有听她的回答。

徐亮看着眼前或光鲜或粗鄙的妇人忍不住皱眉,也忒吵了,哪有什么矜持素养可言。

穆敬荑无法,只得借着凌霄的力量高声道:“大家都静一静,一个一个问,所有的问题我们都会给予解答!”

声如钟磬,震得在场众人耳中嗡嗡作响,店里瞬间安静下来。

“诸位,我们凌霄苑是个专为女子看病的医馆,里面坐诊的郎中、伙计、仆役都是女子,位置就在南街西口,很快就要督建整修了。”

“噢,原来还没建呐!”一个穿着粗布衣裙的妇人撇撇嘴,阴阳怪气的道。

穆敬荑一笑:“这有何难,房子都是现成的,只需修葺打扫一番便可,多说月余,少则七日。

诸位有竹帖的均可以投十两银子入会,之后可以享受为期一年的免费平安脉问诊,一年后这十两银子凌霄苑会原数奉还。”

“嗯?既然能退,为何要收?”另一位穿着体面些的妇人开口问道。

“因为这是入会规矩,我们的竹帖不光可以享受免费的平安脉,每月的十五、月末,凌霄苑都会有芙蓉露相赠,此为美容养颜健体之精品,在旁处就算有银子也是买不到的!”

穆敬荑说完,扫视了一圈儿众人神色,又道:“每张竹帖三日可请一次脉,我们认帖不认人。凌霄苑只接待女客,不待男宾!”

“这……”

秦湘见众人仍有犹豫,忍不住开口:“诸位,小女自幼学医,身为女子为女人看病更为便利,普通的郎中因着男女大防望闻问切都不甚方便,自是比不得我诊断准确。

况且多年游历江湖,各种疑难杂症小女曾历练颇多,经验比之年迈的老郎中也不惶多让,甚至犹胜之。”

粗衣妇人扯起嘴角,似笑非笑道:“那你先给我诊一诊,我看看医术如何。”

“对,口说无凭,还需拿出点儿真本事来!”一旁的妇人立即搭腔儿。

“好,那您请坐!”秦湘做了个请的手势,引着妇人坐到了圈儿椅上。”

店内众人安静的看她诊脉,屏气凝神等着结果。

秦湘诊完脉,又伸手在妇人四肢躯干处捏了捏,微微蹙起眉头:“敢问夫人晨起是否觉得腰腿僵硬,这两处时常觉得肿胀疼痛。”她指了妇人身上两处,沉声问道。

“嗯,姑娘说的都对,那我这到底是何病症啊?”

“产后风痹症。”

“什么?”妇人急得凑近了些:“以前我总以为是累的,也没在意过,您既是诊出了此症,是否能治呢?”

秦湘点点头:“可以,不过这得需待医馆建成了,您亲自过去,每日里按着特殊手法泡驱寒药汤,连带施银针治疗才可痊愈。”

“这......”妇人扭头看向一旁的黑脸儿妇人,估计是相熟的。

“须得日日去你们医馆,那诊费岂不是要高出许多?”果然那黑脸儿妇人开了口。

“夫人尽管放心,医馆为的是救死扶伤,与别家医馆相比只会低不会高,而且持有竹帖还可享受看病九折诊费的待遇。”穆敬荑表情真挚,郑重承诺。

“这竹帖还有如此作用?”众人哗然,顿觉得了便宜。

“行,如此来说,我便信上一回,十两银子入会是吧?好,我付!”穿着体面的妇人,从荷包中拿出一个十两的银锭放到了柜台上,“付了银钱,有没有什么凭证予我?”

秦湘记着自己的任务,立即走到柜台前,接过徐亮递上的纸笔:“敢问夫人名讳住所,以为将来退款所用。”

“哦,等着!”妇人走到近前,小声告知了她。

穆敬荑走到柜台里侧,翻抽屉拿出一把陶牌,上面刻着‘安宁’两字,抻出一枚递给了那妇人。

“您收好,将来退银子凭这个,再报上姓名住址便可。”

妇人接过,仔细看了看,发现上面有一小孔,疑惑问道:“这个孔是做什么的?”

“夫人可以凑到鼻端闻一闻,陶牌浸了香,白日可以提神醒脑,夜晚可以安魂助眠,夏日还可驱避蚊虫。”

这本是她特意寻秦湘要了方子,让作坊做出来当赠品卖的,结果刚送来就用作这个了,倒也安安合适。

“诶,竟有如此神奇吗?味道很清淡,还真是不难闻!”妇人一脸惊喜,着实吸了两口气,一副陶醉模样。

还未等穆敬荑再开口,众女一哄而上,纷纷争抢着付钱,生怕拖得久了被落下。

秦湘心中好笑,认真将信息记录下来,穆敬荑发牌子,徐亮收钱,各司其职,倒也井然有序。

陆续又有不少妇人上门,问的几乎都是凌霄苑之事,刚一进门见到这火爆模样,连犹豫都没犹豫,纷纷凑到柜台前抢着付那十两银子,再也不用他们多费口舌推销解释了。

直到戌时过半,客人逐渐离开,徐亮这才关店走人。

临了,穆敬荑又提醒一句:“徐大哥最好今日住镇里,不要回作坊了,明日早来些,应该还会有不少人到店问询。”

“那好吧!”他点头应了一声,赶着车走了。

次日,果然店外早早地聚了一群人,看着大多是丫鬟嬷嬷之类,并没有什么高门大户家的夫人小姐。

穆敬荑想想也算了然,毕竟能派下人来的事,远用不着主家抛头露面。

时至晌午,人才少了些,穆敬荑一看搭上自己手里的钱早就够房款了,便留徐亮小玉两人登记收钱,自己与秦湘连带等腻烦的何睿勍一起去了南街西口。

“你什么时候走,今日吗?”

“嗯,昨日回作坊住的,已经将事情安排妥当,最近的订货也都联系完了,罗久的侄子午后过来赶车,以后送货的差事就交给他。”

何睿勍蹙眉看了一眼头顶的日阳,晃得眯了眼睛:“我的提议你真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用,既影响声誉,也无甚必要!你只需专心谈好生意,早日平安归来便可!”穆敬荑侧仰着头,冲他温婉一笑,不觉间舔了舔唇。

何睿勍心底一抽,眼中神色猛然深了几分,张了张嘴,吐出一句:“我...我走后,你一定好好地,不要招惹些烂桃花,害自己遇险!”

穆敬荑无奈叹了口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你哪只眼睛见我招来烂桃花了,那都不是我好吗?”

“嗯?”何睿勍立时顿住脚步,诧异的看着她。

穆敬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眼神闪了闪,连忙补救:“我是说我没有做错事,也没有刻意惹谁!”

“哼,可不是谁翻人家衣服......”

秦湘惊愕的看向两人,狐疑的扫过穆敬荑怔楞中逐渐变红的脸,连忙紧走几步刻意与两人拉开距离。

当然仍在斗嘴的两个,是丝毫没有察觉身边少了人的。

到了那处略显隐蔽的小院儿,苏老伯果然正在门口踱步呢。

“你们怎么才来?日头这么烈,老头子我都快被晒晕了!”老头愤愤的抱怨着。

秦湘不好意思的笑笑:“苏大娘身子怎么样?一会儿事了,小女就上门为大娘医治吧。”

苏老伯本已晒得通红的脸,立即展露笑颜:“好说好说,只要姑娘记得就好。你苏大娘如今正在家洗衣服呢,一会儿过去估计也忙完了,正好诊治。”

“嗯,如此甚好!”

何睿勍看着眼前的窄小门户,忍不住吐槽:“这也太穷实了吧?”

“哎,闭嘴!”穆敬荑偷偷扯了他一把,低声斥道。

“本来就是,医馆也算门面,哪有这样的医馆啊!”

“不懂莫言,我自有道理!”

“哼!”

两人嘀嘀咕咕,引得苏老伯好奇回头看了一眼:“穆掌柜,咱们这银钱......”

“都带了,一手交房一手交钱,再去上边登个记就可以了。”

何睿勍一笑:“这边登记倒是方便,我刚刚知晓,福全镇新设了交输估的地方,不用大老远跑去昌隆县了!”

苏老伯淡笑看他:“公子懂得还挺多,要说这百分之四的输估不交也罢。只要房契在你们手里不就成了,世间谁不是只认房契不认人的。”

“那怎么行?买卖房屋土地,都要签合同再到衙里登记才行,这样官方也会承认,否则一旦契纸损毁或者不小心丢了,这房子岂不是就没了?”

何睿勍立即正色起来,顺道扯住正走进院落的穆敬荑:“你听到没有,买卖产业不是儿戏,莫要上当挨坑,若是不去交输估,赶倒霉遇到假契纸可有的你哭了!”

这些穆敬荑一个半吊子古人自然不知,再说临江镇的作坊都是何睿勍办的手续,她根本就没走大脑,哪里晓得这些。此时闻言她顿时一惊,狐疑的看向苏老伯。

“你...你别看我,这契纸我可没作假,我只是舍不得缴那么高的输估!”老头连忙解释,生怕被误会。

秦湘站在院子中央,待他们说完,沉声道:“咱们一切公事公办,我也好尽快给苏大娘看诊!”

苏老伯闷声闷气的嗯了一声,暗自横了何睿勍一眼。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