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四章 惩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徐老夫人见她们坐下,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看来穆小姐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温婉可人!”

穆敬荑抬眼看去,直直迎向对方:“小女从未以温婉示人,也并不喜被旁人如此标榜!”

“哼,穆小姐如此言辞倨傲,确实勇气可嘉,只是不知如你这样的女子,未来的命运将会几何可就不好说了!”

“这就不劳徐老夫人费心了,小女自有出路!”穆敬荑莞尔一笑,转头看向正要离开场中的徐氏。

“王夫人故意推我落水,恶意伤人性命,这事就算到了官府也应该有个说法吧?”

徐氏猛然抬头,双目凌厉,似有火烧。

“嗯,确实如此!”刘老夫人连忙附和,“王夫人,你做的事确实触犯了律法,如今人证已在,要不咱们报官吧!”

徐老夫人这下坐不住了,忽的站起身,阴沉着脸道:“刘姐姐,这事本就可大可小,咱们刘徐两家多少年的老交情了,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人而撕破脸,值当的吗?”

刘老夫人瞟了一眼旁边的孙子,狠了狠心,正色道:“徐妹妹不用如此激我,咱们的交情是咱们的交情,我总不能不讲道德理法吧?

人活一世可以生活困苦,但不能心中无德,有道是人在做天在看,违背良心的事请恕老姐姐我真的做不来!”

她这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令人无法反驳。

徐老夫人颓然坐下,看着徐氏所在的方向木然出神。

“哼!你们真是胆大包天,我可是里长夫人!”徐氏突然嚷道,声音大的连远处的男宾席都听见了。

刘老夫人淡然一笑,脸上不觉带上了讥诮之意:“那你可知我是谁?”

“商会会长的名头儿再大也不能与当官的相比!”徐氏撇撇嘴,昂起了头。

徐老夫人闻言恨不得寻个地缝儿钻进去,里长哪里算什么官儿啊,连编制都没有,真不知自己这孙女怎就蠢成了如此模样。

要不是她娘早死,自己非得回去狠狠惩治一番,怨她教子无方!

“是不能和当官的比,不过里长还算不得什么官儿吧?”刘老夫人缓缓得道,看着徐氏的眼神满是轻蔑与不屑。

“那也比一个商人强!”

徐老夫人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起身冲到场中,扬手就给了孙女一巴掌:“跪下!”

徐氏被打的直接摔了出去,口鼻立即见了血,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祖母,懵了。

徐老夫人年轻时可是个真正的练家子,她那一巴掌即便是收着劲儿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看着孙女如此模样,她心中不禁一揪,沉声斥道:“愚蠢!刘老夫人那是二品诰命的身份,岂是你可以随口轻慢的?”

顿时场中除了一位绾衣妇人无甚神色变化,其他人等均是一惊。

徐氏怔愣的看向刘老夫人,哆嗦着嘴唇疑道:“她怎会是诰命,一个商会会长的母亲怎么会是诰命?是祖母糊涂了,还是锦华在做梦?”

徐老夫人见她口鼻处的血液一滴滴落在青灰色的石板地上,再也不忍看下去,扭转身子对着刘老夫人一礼:“刘姐姐,请恕妹妹教下无方,今日的错处便由妹妹替她偿了吧!”

徐老夫人说完,对着主位就跪了下去,绿洢慌忙去拦,但还是没能阻止。

刘老夫人微垂了眼帘,默不作声,但双手的颤抖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纠结与不忍。

接着,徐老夫人又转头冲着穆秦两人而来。

眼见着她又要跪下行礼,穆敬荑迅速起身,双手猛地扶住对方手臂,一脸委屈的道:“徐老夫人真是要折煞小女了!

原本我只要一个公道,奈何王夫人执迷不悟,如今又劳的您为她如此放下身段儿,可见她一个连至亲祖母都不疼惜的人,实难通明事理啦!”

徐老夫人本想故意惹她难堪,这个礼别说真赔了,就是行至一半儿,穆敬荑以后也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可惜她还是打错了算盘,直觉一股泰山之力稳稳托住了她,不仅弯不下身,甚至眼见着自己就这么被‘扶’的站直了。

徐老夫人心中惊骇,一脸错愕的抬头看着穆敬荑,突然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小看了眼前之人。有如此雄厚的内力,却丝毫不显山露水,这怎么可能会是个普通人?

她再不较劲,由衷的说了一句:“今日之事确是我们对不起穆小姐,眼下算是徐家欠你的,以后但凡小姐有所求,徐家义不容辞,绝不推脱!”

场中人再次大惊,接着便小声议论起来。徐家,那是在江湖中都排的上号的所在,整个昌隆县的武馆镖局都是他家的,与他家扯上关系出门都不用担心会遇危险了。

穆敬荑神色顿了顿,展颜一笑:“谢徐老夫人明理!”轻飘飘的一句话,将众人的艳羡变成了同情,因为这是她穆敬荑用命换来的。

“既然穆小姐如此宽宏,老身也就不计较了。来人,将王夫人扶下去上些药吧。”

“是!”立即有两个小丫鬟上来,搀扶起徐氏,快步出了亭子。

本是个寿宴,如今却变成了如此模样,刘老夫人也没了吃下去的兴致,微一招手,带着绿洢红菱告了罪,便离去了。

穆敬荑一见主角都走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扯了扯秦湘就打算也告辞走掉算了。

谁知刚走出亭子没多远,就听到有人叫她。“穆小姐请留步!”声音温和清幽,正是刘赟。

两人相继转过头,她道:“刘公子还有何时事?”

“你家住哪里?”他问道。

“嗯?”

“不日肯定会有赔罪的礼物送过去,知道地址省得费时寻找。”

“这……”穆敬荑真没想到这事还有后续,一时间不知该怎么作答。

刘赟又转头看向秦湘。

“福全镇北街穆贵坊!”

“好,我记下了!”

两人刚走出刘府,就遇到了站在路旁的王颉。

“嘿嘿,我果然没有看错,竟真的是你!”

他一脸得意的凑上前,悄声问道:“不知穆妹妹怎会进到这刘府里来,这可不是你一个小门小户的丫头可以出入的地方……嗝……”

猛地一个酒嗝儿,欠点没将穆敬荑熏吐了。她左右看了看,低声轻笑:“这里人多,你跟我来!”

秦湘闻言,慌忙拉住她:“你疯啦,这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理他作甚?”

“秦姐姐,你有所不知,我今日的遭遇全是拜他所赐,若是不将他惩治一番,我着实咽不下这口气!”她阴恻恻的说完,转身引着王颉向暗处行去。

秦湘踟蹰了一下,还是不放心的随在了后面,暗自从袖中掏出个小瓷瓶,偷偷握在了手中。

“嗯……我的好妹妹,哥哥想你想的好苦啊……”王颉见她拐进暗处角落,立即不管不顾的扑了上来,口中各种不堪入耳的话相继吐出,引得穆敬荑愈加恼火。

她无声冷笑,向着右手腕处一掐……

秦湘本想上前,却突然听到了打斗声响。她蹙着眉头,虚起眼睛一看,就见纤瘦的身影出手飞快,将个醉鬼当成了麻包袋子,一顿猛力的拳打脚踢,却诡异的没有任何惨叫之声传来。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穆敬荑拍拍手,迈步出了角落。

次日,徐亮刚打开店门,紧接着就有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了过来。

“请问穆敬荑穆小姐是住这里吗?”一个管事模样的人上前问道。

徐亮疑惑地看了看那马车:“你们是哪家的?”

管事立即笑道:“我们是徐府和刘府的管事,特意过来给穆小姐送开店贺礼的。”

徐亮有些懵,穆贵坊开业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何这两府现在才想起送贺礼?

他略有些为难的开口:“还请两位管事稍等片刻,待我进去通禀一声!”

令他没想到是,这两位管事都挺好说话,纷纷笑着点头:“无妨,都怨我们心急了,还望穆小姐勿怪!”

徐亮咧了咧嘴,尽量挤出一个还算自然的笑,转身进了店铺。

“咚咚咚”

“谁呀?”小玉快步跑了过来,到了门边又问道:“何人敲门?”

徐亮哭笑不得的道:“小玉姑娘,您看清楚了,这是店铺后门,还能有谁会敲?”

小玉撤下门闩,瞥了他一眼:“除了你还有何公子!”

徐亮嘟囔道:“何公子何曾敲过门……”他探着头往北屋看了看,“掌柜呢,起了没有?”

“起了起了,正在吃早饭,你进来吧!”

“哦!”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北屋,穆敬荑听到动静看向门口,见是徐亮,问道:“吃饭了吗?”

徐亮躬身一礼:“回掌柜,小的吃过了。门外来了两辆马车,一个是徐府的,一个是刘府的,说是给您送什么开店贺礼。”

穆敬荑与秦湘对视一眼,两人顿时了然。

“收下吧,再一人还一个五两银子的赏封!”

“是!”

“东西先放在店里,顺便透露一下,就说我染了风寒,秦姐姐正照顾我呢。”

“哎!”徐亮应声而去。

待他走远,小玉疑惑的看向穆敬荑:“小姐,你病了?”

秦湘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你呀,还是要好好学学,机敏些,这样才好护住你主子!”

小玉懵懂的点点头。

吃过早饭,小玉利落的拾掇盘碗去了灶间。

不一会儿,何睿勍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见秦穆两人有说有笑的站在院子里,这才放缓了步子。

“掌柜,你没事吧?我听说你……”他话说到一半儿左右看了看,走到近前,压低声音道:“你怎么还落水了,真要有个好歹我该怎么办啊,穆贵坊和作坊又该怎么办啊?”

穆敬荑斜了他一眼:“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钱财啊?”

“当然是……你啊!”何睿勍说话来个大喘气,强掩尴尬的摸了摸耳朵。

“哼,见利忘义的家伙!”穆敬荑忍不住撇嘴。

此时的秦湘早已悄无声息的回屋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