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三章 斗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嗯!还请老夫人秉承公道,莫要让穆小姐吃了哑巴亏!”秦湘抬眼,神色清冷的看向刘老夫人。

刘老夫人动作一顿,直起身子,扶住一旁丫鬟的手,微微叹了口气:“老身也不愿穆小姐受屈,此事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秦湘莞尔一笑:“老夫人所言,民女信得!”

话落,她转头看向徐老夫人身后站着的徐氏,眼神一凛:“敢问这位夫人,我穆妹妹与你有何仇怨,非要狠心将她置于死地?”

徐老夫人闻言立即回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孙女,悄声道:“锦华,你做了什么,难道此事与你有关?”

徐氏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立即心一横,将身旁的丫鬟雪儿扯了出来。“雪儿,你给我说实话,到底出了何事?怎的人家会将此事攀扯到我身上。”

雪儿胆怯的看了一眼众人,低声嗫嚅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是...是奴婢不小心脚下一滑,才...才将穆小姐撞进湖里的。”

秦湘气的两眼如刀子般死死瞪着雪儿:“你胡说!明明穆妹妹落水,我若手快些本可以拉她上来。

都是你,故意拖着我的手臂不放,直到亲眼见着她沉下去才肯罢休。”

“没有,我没有!”雪儿见到秦湘那副冷凝神色,吓得立即哭了起来,双肩颤抖委屈至极。

亭外的人听到声音,饭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诗也不斗了,四周安静一片,纷纷探头望过来。

秦湘强自压下心中怒气,开口道:“当时湖边的人虽不多,但也是有一两个的,他们都可以作证!”

徐氏顿时一惊,双目盯着雪儿,生怕她将自己供出来。

徐老夫人掩在袖中的手紧了紧,直至骨节泛白都未觉察,没想到自己这孙女即便嫁了人,还是没有任何长进。

“我...我当时是吓得糊涂了,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不是故意的......”雪儿一边辩解,一边抹着眼泪。

上座的徐老夫人见了,柔声道:“雪儿,虽然你也觉得委屈,但毕竟人是你撞下去的,这咱们不能否认。

我也总听锦华提起你胆子小,遇事惯爱着慌,今日见了果真如此,看来做大丫鬟你还是有些不足啊!”

徐老夫人说完,扭头看向自己孙女:“锦华,这雪儿还是先降为二等历练一下吧,否则总这么不稳当可不行,要坏事儿的!”

徐氏一副受教模样,颔首应道:“祖母教训的是,孙女记下了!”

雪儿立即低声呜咽起来,手抓着帕子一个劲儿抹眼泪。

刘老夫人冷着脸,瞥了下不远处的雪儿,转而对着秦湘道:“秦姑娘,你看...这事都是误会,如今穆小姐已被我家赟儿救起,身子也并无大碍,既是说开了......”

秦湘恼怒的张了张嘴,胸中憋屈得说不出话来,一双秀气的弯眉拧成了结。

“王夫人,若是没记错的话,您就是浪荡公子王劼的正头夫人吧?”好友如此急扯白脸的为自己出头,作为当事人,她若再不开口真就窝囊到家了。

徐氏见她竟认识自己,顿时冷笑着从祖母身后款款走出,来到穆敬荑面前。

一脸玩味的上下扫视了她一番,讥诮道:“看来穆小姐为嫁进我们王家还是特意下过功夫的,啧啧......难得长了一副狐媚样儿。”

秦湘不解的看向两人,徐老夫人也是一脸震惊之色。

“王夫人恐怕是找错人了吧?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即便是眼睛瞎了也不会愿意与王劼那种货色扯上关系,就更别说他已经有了您这位明媒正娶的当家夫人了。

您这空口白牙的污蔑本事,真对不起徐家正直不阿的一贯形象。如今看来,你们夫妻俩倒也算般配。”

穆敬荑的话不可谓不狠,几乎是句句戳了对方的肺管子。

徐锦华确实怒了,立即扬手,凌霄这次没有贪睡,第一时间作了反映。

一人一妖斗武,高下立判。

徐锦华只觉手臂被一股大力猛的钳住,再难移动分毫。从手掌到手腕甚至传来了轻微的骨头劈裂之声。

“你竟会功夫?”她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穆敬荑。

“哼哼,王夫人随随便便就要出手重伤人,可见这修养也不咋地嘛。不知道的,还以为您不是出身徐家的小姐,而是乡间的粗鄙泼妇呢!”

刘老夫人也觉得过意不去,心中怨怼徐氏抹了自己面子。

“王夫人,你是否忘了这里是我们刘家?”

徐氏脸上红一阵儿白一阵儿,闻言慌忙低头:“是晚辈唐突了,还望老夫人宽谅!”

“哼,看来徐妹妹在教导小辈方面还是惫懒了呀。这样吧,左右咱们姐妹多年,这事还是由我代劳吧!”

刘老夫人笑意吟吟的对徐老夫人说完,转头看向亭外。“这半会子,寻到目击之人了没有?”

远远的传来一句:“回禀老祖宗,守塘和理荷说是知晓此事!”

“好,叫他们过来吧!”刘老夫人收敛神色,再无说笑之意。

站在当中的徐氏焦急的看向自己祖母,徐老夫人神色一指身旁的刘老夫人,轻轻摇了摇头,接着便撂下眼皮作沉思状。

很快一男一女,一矮壮一纤瘦,相继进了亭子。

“小的守塘拜见老夫人!”

“奴婢理荷拜见老夫人!”

两人连忙行礼。

刘老夫人一抬手:“好了,都起来回话。”

“是!”

“是!”

“知道为什么叫你们过来吧?”

“小的知道。当时在湖边,小的就是听这位夫人与......”守塘大着胆子环顾了一下众人,突然指着雪儿叫道:“哦,就是她!

两人低声说了一会儿,之后这位夫人就拉着她到了这位小姐附近,用力推了一把,令她狠狠撞向了这位小姐!”

“你胡说!”徐氏立即嚷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如此了?当时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你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锦华!”徐老夫人本不愿再插手,无奈自己这孙女脾气急躁,着实是不争气。辩驳的话漏洞百出,却还在这儿耀武扬威,真是将徐家的脸都丢尽了!

徐氏见祖母出声,立即委屈起来:“祖母,他们如此污蔑孙女,您难道就不说句话吗?”

刘老夫人淡淡一笑:“我们刘家自是不会冤枉你,还请王夫人稍安勿躁!”

“可......”徐氏被堵的气闷,忍不住又剜了穆敬荑一眼。

“你来说!”刘老夫人微一抬手,示意理荷继续。

“回老夫人,奴婢亲眼见着王夫人的丫鬟将穆小姐撞入水中,之后又死命抓着秦姑娘的手不放。”

徐氏瞬间红了眼,又急又恼的瞪视着理荷,两手攥得咯咯作响。

穆敬荑一见事情已经大白,便也不再多说,只静静等着刘老夫人裁断。

“老姐姐说的是,我确实对锦华这孩子太过溺爱了,今后定会多下些功夫管教。

如今看来穆小姐确实是受了委屈,您看这样好不好,由锦华亲自给穆小姐道个歉,损失的衣衫饰物我们全数赔偿。”徐老夫人言辞恳切的说完,转头看向穆敬荑。

刘老夫人点了点头:“如此甚好!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华丫头是脾气急了些,性子也直,但难得她心地不坏,一切都是误会。

不过,错了就是错了,我们刘府也有照顾不周之责,这赔银子的事老身也算一份儿!”

秦湘听后,一脸担忧的看向穆敬荑,生怕她仍觉委屈,心有不平。

“既然两位长辈都如此说了,小女再计较下去就显得不识好歹了!”穆敬荑苦涩一笑,委屈道:“只怕王夫人并不愿倒这个歉……”

刘老夫人立即看向徐氏:“你可愿意?”

“我……我……”徐氏脸上神色极为痛苦纠结,怎么看都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去吧,穆小姐是个识大体的人,你莫要让人看低了去!”徐老夫人低声提醒一句。

徐氏无奈,磨磨蹭蹭走到穆敬荑跟前,垂着头低若蚊呐的嘟囔一句:“对...不起......”就跟这话烫嘴似的,囫囵着吐了出去。

“王夫人说什么?”穆敬荑面露不解之色,特意凑近了些。

徐氏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索性一咬牙:“你不要得寸进尺!”声音满是怒气。

穆敬荑却突然踱到她身边,附耳说了一句:“王夫人,你知道为什么自己拢不住王颉的心吗?”

徐氏一惊,立即皱眉瞪视她:“你什么意思?”

穆敬荑微微一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王夫人一向舍本逐末,自然屡战屡败。”

“你到底要说什么?”

“王夫人若想知道,为了你我二人的名声最好乖乖道歉,虚心改正,我自会告知于你!”

徐氏猛的看向她,眼中满是狐疑之色:“你恨我还来不及,怎会甘愿帮我?”

穆敬荑嗤笑:“帮?我只是嫌王劼那厮恶心,你当做宝儿的东西,与我来说连坨狗屎都不如!”

“你?”徐氏气结。

“王夫人,您若真心不愿道歉,小女只能吞下这委屈了!”

她面露哀戚的转身,一把拉过秦湘,泫然欲泣道:“秦姐姐,我们走,以后这刘府咱们再也不要来了,就连赫赫有名的徐府也并未像外人传言的那般‘正直不阿’,只是徒有虚名罢了!”

秦湘回转头,似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坐在椅中的刘公子,遗憾地摇了摇头。

“慢着,老身的话还未说完,两位小姐怎就急着走呢,这岂不是要误会老身了不成?”

刘老夫人再次起身,嗔怪笑道:“二位快快回来上座,咱们有话好说,怎么着也要待老身处理完这件事再离开嘛!”

穆秦两人对视一眼,双双转身,被丫鬟引着直接入了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