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五章 马啊马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穆云山自从当了作坊管事,生怕干不好影响了侄子生意,整日里早出晚归,勤恳认真的指导工人制陶烧窑。

此时见闺女一来,只忙着吩咐活计,连搭理他都顾不上,心中立时不悦起来。

“你急着要这些瓶子作甚?作坊里的活计多着呢,往常的器具都做不过来,哪有工夫弄这些无用的!”穆云山气哼哼走过来,冷声斥道。

穆敬荑这才想起没和自家老爹打招呼,连忙笑着解释:“爹,您瞧我这一时情急竟连招呼都没来得及与您打,实在不该,还请爹爹不要着恼了才好!”

“哼!整日里不着家,你娘总一个人难免孤单,也不知道陪陪她去!”穆云山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哎呀,女儿这不是忙着在店铺照管生意嘛,等哪天得闲了,一定回来。不过今日我还有事,须得爹帮忙盯着工人,将这芙蓉瓶尽早赶出三百个,表哥那边急等着用!”

不得已之下,穆敬荑还是拉了何睿勍当挡箭牌。没办法,谁让她穿的是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呢。

一听说是侄子要的,穆云山瞬间换了副面孔,脸上眉眼舒展开来:“这事你咋不早说,若是耽误了掌柜的生意,你准担当得起吗?不知轻重的丫头!”

话落,穆云山转身就奔去了工人中间,催促着赶工去了。

穆敬荑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是有一日自家爹娘发现她才是幕后老板,不知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她刚走出山坳口,迎面就见一匹枣红马四蹄翻飞,“嗒嗒嗒”的奔驰而来。

“吁……”马上之人扯了下缰绳,速度逐渐放缓。

待对方来到近前,躲去路边的穆敬荑才看清那人面目,倍感讶异中双眼陡然睁大:“你怎么来了?”

何睿勍轻飘飘跳下马,嘴角微勾:“作坊那边安排下去了?”

“嗯,你不是去小河湾了吗?怎么又想起到这儿来了,还是说贺伯那边有什么问题,接不了这活计?”穆敬荑急切问道,生怕事情有什么变故。

“哎呀,不是,我是赶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何睿勍哭笑不得摆了摆手,转而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好消息……贺伯那里愿意免费帮忙?”穆敬荑讶然。

“想啥呢,搁你你乐意白干活不挣银钱啊?”何睿勍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嗨,不是你说的有好消息吗?我如今就是缺银子,自然只想着能省则省!”

“行行行,咱不争这个!”何睿勍不耐的摆摆手。

“那你倒是说有何好事啊?我现在可忙着呢,没空陪你耍贫嘴!”她嘟着嘴,晃了晃指头。

“我刚听人说,明晚是刘员外母亲的六十大寿,要在荷园举行盛大的灯会。

老夫人年轻时曾是个有名的才女,所以这次寿宴除了相熟的人家可以过去拜贺之外,有才华之人也可靠写出优秀的诗词参与其中。

咋样,你有没有兴趣参加?”他两眼放光的望着穆敬荑:“你不是与那姚家小子争论过一二吗,有没有胆量去灯会上展露才华?”

“你可真敢想啊,男人整日读书进学都未见的能做首好诗颂副好对儿出来,你怎么就认定我能参与其中呢?”

何睿勍表情愣了愣:“难道你不会作诗吗?”

“行,那这进度还要赶快些,大不了在外面发发传单之类的,借借人气也好!”

穆敬荑根本没理他那根弦儿,自顾自的说了一句:“咱们回福全镇,这马给我骑,等事情办完,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何睿勍蒙蒙登登,还没明白她说的答应是指什么事呢,就见马缰绳已经离了手。

“哎哎,骑马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小心!”他慌忙追过去。

可惜何睿勍所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只见那匹马见到穆敬荑攥着缰绳,竟缓缓蹲下身子,扭回马头,冲着自己的后背晃了晃,一副邀她上座的架势。

“嘿!”这情景令他着实费解,略一犹豫,就扶着马身坐了上去。

穆敬荑刚要抬腿,却发现自己的位子被人占用了,眉毛一挑,不服气的也爬上了马背。

何睿勍在前,她在后,委实不太好过。“你给我下去!不是说好了我有急事要先走的吗?”

“不好,我突然想起,刚与灵源村的魏总管谈了笔生意,你这一搅和,货肯定不能按时交了,我得先跟人家打声招呼去。”

看他一副有理有据的模样,穆敬荑也不好反驳,只得将手中缰绳递给了他。

枣红马发觉这两人竟是都想骑它,立时不干了。猛的站起身,左蹦右跳的撒起欢儿来。草屑泥土四处飞溅,低矮的树丛也被健壮的马腿踹折了不少,土路上一片狼藉。

坐在上面的两人一会儿被树枝砸,一会儿落了满脸土,模样极为凄惨可怜。

“哎哎......我要摔下去啦!”穆敬荑大惊,刚一张口喊叫,不知名的树叶就落入了口中,郁闷的她好一顿:“呸呸......”

无奈之下,她只得抓紧眼前唯一可以抓握的衣襟,情急之中指甲掐着肉也未有察觉。

何睿勍这边既要极力控制马匹,努力制止它撒欢,又要强忍着腰侧被掐的疼痛以及魔音穿耳的困苦,五官都要拧成包子了。

过了好一会儿,枣红马也有些累了,却仍未得偿所愿。见死活都甩不掉这两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气恼的直接罢了工。“噗通”一下子躺倒了。

瞬间两人一马,直愣愣向路边的草丛栽去。

何睿勍一见事情不妙,一个纵跃而起,连带着早已吓得闭紧眼睛,死死抱着他腰际的穆敬荑一同带离了马身。

二人缓缓落地,马却因为任性摔了个结结实实,好一阵儿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行啦,赶紧松开吧!不怕被人看见又胡乱编排你啊?”何睿勍开始扯穆敬荑攥得死紧的双手。

“啊?哦!对不起对不起......”穆敬荑睁开眼,瞬间羞个大红脸,左右看看发现那匹马仍旧躺在路边,心中猛的一突。“它...它不会死了吧?”

“哼,这个死马脾气怪得很,十次有八次把我丢在路上。一开始我还担心它会跑丢了,结果每次回到客栈,这家伙都早早的回马厩吃上草料了,真是可恶至极!”

何睿勍说完,愤愤的瞪了那马一眼,开始怕打自己身上的草屑灰尘。

穆敬荑听了尤为好奇,忍不住追问:“这马哪里来的?如此不靠谱,还不是你自己挑的。谁让你不买一匹脾气温顺的,哼,估计这马也是随主人!”

“嘿,这点你还真说错了,它可不是我花银钱买的。百十两银子买个如此怪脾气的畜生,我可没有被虐的癖好!”

“嗯?那它哪来的?”穆敬荑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难...难道它是你偷来的?”

“闭嘴,要说偷,那也是你偷的!上次我光顾着救你,没注意到它也跟了来,再后来就甩也甩不掉了。

我被迫去客栈住,人家看我身后跟着匹马,就默认是我的。每日里它食的草料,都是找我要的银子,我不承认都不成。

每次我刚要否认,它就会冲着我摇尾巴,脸贴着我又是蹭痒痒,又是耍赖撒娇的,呃......真是欺人太甚......”

穆敬荑一听到是那晚跟着自己回来的,立即就忆起来了。

当初让凌霄强行开启马的灵智,是为了活命脱险不得不想出的下策,没成想竟令这匹马成了个半吊子妖物。

回顾前世听过的所有志怪传说,她还真没听说过哪个故事中有马成了精的。难道是这种动物没有仙缘,还是智商根本就不够看?

正在她胡思乱想各种猜测的时候,突然觉得肩膀一片温热。下意识扭头看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枣红马口中叼着缰绳,大大的鼻孔翕动着,呼呼喷着热气,高度刚好到她肩头位置。

穆敬荑迟疑的接过马缰绳,扭头看了眼仍旧一边拍打衣衫一边喋喋不休抱怨着的何睿勍,刚要与他打声招呼。

却见枣红轻轻叼着她的衣衫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仿佛在示意她不要声张,快点随自己离开。

穆敬荑试探着悄声问道:“小红,你是要我偷偷坐上去,不告诉他吗?”

枣红马真就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蹲下了身子。

“呃......谢谢你看重我啊,那我就坐上去了啊!”

她胡噜了一下马头,蹑手蹑脚的爬了上去,攥好缰绳,对着不远处的何睿勍无声说了句:“对不起啊,这可是小红的意思,不是我故意甩下你的啊!”

等何睿勍听到声响的时候,那一人一马已经飞奔的快没影儿了。

“我?”何睿勍这个气啊,再也顾不得什么衣衫脏不脏的问题了,撒腿就追了上去。

穆敬荑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骑马。

按说她应该坐不稳当才对,但不知是仗着有凌霄仙子护体,还是枣红马懂得怜香惜玉照顾弱小,她竟没有被摔下去,顺顺利利的出了临江镇。

“你们给我站住!”何睿勍的声音突然在后方响起,带着满盈的怒气。

一人一马同时回头,就见一道蓝色身影飞奔而至,头上的帷帽若不是有带子相连,早就飞了,黑纱下那一张狰狞面孔,全然看不出往日里的俊逸秀美。

“何总管,真对不起,我有急事,小红又不愿同时驮两个人,你若是怕耽误事儿,就再雇辆马车得了,赌气不好!”穆敬荑苦苦相劝。

下一秒,蓝衣飞舞,何睿勍纵身一跃,稳稳地坐在了马背上,夺过穆敬荑手中的缰绳,将她揽了揽,连呼带喘的道:“别想丢下我!”

枣红马跑得正欢,背上忽然一沉,立时觉得尊严受辱,四蹄止住直接刹车,哦不,刹马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