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小丫鬟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穆敬荑这一睡,径直到了次日天亮。

睁开两眼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熏得她几欲作呕。

“谁在熬药?”穆敬荑蹙着眉头,缓缓从床上坐起。

“穆姐姐,你可算醒了,昨日何公子不放心你,守到很晚才被秦姐姐劝走。”小玉快步跑过来,双眼亮晶晶的望着她:“穆姐姐,你与何掌柜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穆敬荑懵懵噔噔的瞅了她一会儿,缓缓道:“我们是亲戚......”她抚了抚额,表情纠结的扫视了一遍屋子:“秦湘呢?”

小玉抻脖儿看了眼窗外:“秦姐姐好像在灶间。”

“这药味儿真浓!”穆敬荑嘟囔了一句,慢慢下了地。

小玉这才想起药已晾的差不多了,连忙跑过去端起桌上的药碗:“穆姐姐,你得先喝药,这可是何公子特意叮嘱过的,说您喝了药才能恢复快些。”

穆敬荑瘪着嘴,死拧着眉头看着那碗药,闻着都头疼,这要是真喝下去很难保证不吐啊。

“穆姐姐,你不要怕苦,何公子还特意买了蜜饯,喝完了,我就拿给你吃!”小玉砸吧砸吧嘴,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穆敬荑想了想,使劲儿运了口气,接过碗,憋着气将药咕咚咚一下子灌进了肚,没敢有一丝停顿。

也许是喝的太快,她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儿,羞的迅速红了脸。

小玉递上蜜饯,呵呵呵直乐。“给,这是奖励你的!”

穆敬荑接过,大口吃了起来,尽力忽略口中那一股股令她作呕的味道。

“呦,都喝完啦?”秦湘笑着走了进来。

“秦姐姐,你还说穆姐姐会喝不下去。结果,她不但喝了,而且还一下子全喝光了,厉害吧?”小玉笑一脸得意地说完,笑嘻嘻端着药碗出了屋。

“怎么样,好点了没?”秦湘走到床边,将床上的东西整理好,转头看向站在一旁运气的穆敬荑。

“嗯,还行。姓何的呢?他昨晚说要去哪了吗?”

秦湘拉了她坐下,忍不住笑道:“何公子对你真是不错,昨日守到很晚都舍不得走,害的我和小玉也陪着熬了半宿。”

“哼,我那都是他害的,他那是心虚愧疚!”穆敬荑撇撇嘴。

秦湘瞥了眼她故作高傲的模样,低声道:“那何公子若是离开,你不要日日想念就好!”

“我想他干嘛?你可不要误会!”

“哼,你就嘴硬吧!”秦湘扭头看了眼窗外,发现日头已升起来了,便走到窗边,七扯咔嚓把窗扇打了开来。

清爽的空气立即闯了进来,一屋的药味似乎也清淡了许多。

“这药你连着喝三日,看看效果,都是补虚亏的,方子我放在了柜子上,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你照方子抓药即可,没什么副作用。”

“噢,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穆敬荑点了点头,面露感激。

秦湘温婉一笑:“跟我客气啥?你是我们大伙儿的救命恩人,我谢你还来不及呢,照顾些时日也是应该!”

不一会儿,小玉蹭蹭蹭的跑了进来:“秦姐姐,穆姐姐,咱们何时吃饭?”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得亏穆妹妹救了你出来,否则真将你卖作了丫鬟,少挨不了板子!”秦湘嗔怪的瞪了她一眼,斥道。

小玉一扬脖儿:“左右我是得救了,所以这板子我还是躲了。再有救我的不止是穆姐姐,何公子好像也帮了大忙,他们都是好人!”

“嗯?”穆敬荑一愣,连忙追问:“你是说姓何的也出力了,他不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吗?”

“不是啊,穆姐姐虽然帮我们逃了出来,可那些恶人追的紧,我们根本逃不脱,最后还是何公子叫来大批官兵,这才将我们彻底解救出来!”

秦湘忍不住感叹:“那些食官禄不干实事的人总算做了件正事儿,之前贼人如此嚣张,难保不是官匪勾结,后来被惩,也许有人压了更大筹码吧!”

穆敬荑闻言陷入了沉思。

时至午时,秦湘带着小玉在灶间忙碌,穆敬荑身体好过了许多,便去了前面铺子替徐亮看店,换他去吃饭。

她一边查账,一边对着店里的库存,这才发现架子上的货品空了不少,俨然已需要补货了。

正琢磨着身体恢复后怎么安排接下来的事宜,她就听到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诶,看来秦姑娘开的药效果不错嘛!”何睿勍满脸喜色的走了进来。

穆敬荑抬头瞥了他一眼:“听说你要走?”

“嗯,等你身体没问题了,事情安排妥当,我就到邻县去寻那什么‘加盟商’去。”

他走进屋,寻到椅子处,为自己倒了杯温茶,啜了几口,问道:“后院那两个人,你是怎么打算的?”

穆敬荑放下账本,扭头望了眼后院方向:“秦姐姐我还没想好怎么帮她,不过听那意思是等我恢复好身体,她就要离开了。小玉嘛,之前跟我娘说了要留下来,我打算给她安排到作坊干活去。”

“作坊里现今一个女子都没有,你把她同一群男人安排到一起合适吗?也不想清楚了就胡说,真坏了人家名声,你担得起这责任吗?”何睿勍不禁白了她一眼。

“那,那怎么办?她非要与我娘常见面,我要不想辙拦着,她就要住到我家了。放着个不知根知底的在我娘身边,万一出了岔子,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嗯……若是让她做你的丫鬟如何?”何睿勍灵机一动,突然道。

“做丫鬟?人家好好的自由身,为何要卖做奴籍啊?”

“诶,这你甭管,我自有办法,只问你行也不行?”

穆敬荑不禁好奇起来,遂应道:“行,那有什么不行的,不过得是她自愿的,强迫的不算!”

“放心!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何睿勍摆摆手,突然正色起来:“加盟店铺的盈利多给我一成!”

“生意分成,咱俩不是早前商定好的吗,为何突然又要改主意?”

“我也有我的打算......”何睿勍欲言又止,双眼盯着她等着回应。

穆敬荑无奈叹了口气,她也知道如今的生意缺了对方不成,毕竟暂时还未遇到比他更为适合的人手,被人牵着鼻子走也是活该。

“嗯,容我考虑考虑!”

“你?那好!”何睿勍有些气,但还是保持冷静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店里又上了客人,他丢了一句:“我去和小玉谈谈!”推门去了后院。

傍晚,店铺关了门,穆敬荑回到院里,见小玉正坐在窗下发呆,便道:“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小玉猛然惊醒,愣愣的扭头看她:“穆姐姐,我若是做了丫鬟会不会再没有自由啦?”

“嗯?”穆敬荑走到她近前,温和笑道:“那倒不一定,得看跟的是什么人,若是遇到坏心眼的,即使不卖身为奴也没有自由可言,如果遇到个明事理的主子,保不齐还会因此得福,受人尊崇!”

小玉有些懵懂的望着她:“穆姐姐,那我给你做丫鬟,你会打骂我吗?”

这话令穆敬荑一愣,不知该怎么应答。若是奴才背主,打骂都是轻的,若是签的死契,小命都是主子的。

可面对眼前稚气未消的小女孩,她真的说不出口,也不知何睿勍到底是怎么跟人家谈的,唉!

想了想,她还是说了实话:“小玉,你若是不想卖身为奴,姐姐自是支持,毕竟谁也不愿从良民变为奴籍。但那样咱们之间便只是朋友,肯定没有主仆关系稳固。”

“那若是我甘愿卖身为奴呢?”

“那样咱们就是主仆,你全心对我,我极力护你,只要你不背主,我就定不会亏待你,这种关系不被金钱和利益左右,牢固可信!”

她神色认真的说完,拍了拍小玉的肩膀:“你好好想想,不愿如此,我也绝不勉强!”

话落,穆敬荑起身欲往屋里走,谁知小玉却突然拉住她,塞了一张纸到她手中。

“穆姐姐,我愿意!”小玉笑道。

穆敬荑展开纸张一看,正是张卖身契。看到上面的内容,她不禁一愣,疑惑的瞧了小玉一眼。

“我……我之前说了谎,我不是被拐卖的,是……是被我爹亲手卖出去的。后母嫌我们姊妹多,吃闲饭,我……”小丫头说着说着眼圈儿就泛了红,声音也哽咽起来。

穆敬荑大惊,若是那些人并非强掳而是被所谓的贼人花银钱买来的,那她岂不是凭空断了人家正经财路。

虽说作为一个现代灵魂,她不赞同买卖人权,可这是古代是异世,按着这里的规矩人牙子是合法的,却被她将人悉数放出,那抢钱不讲道德理法的,岂不是她了?

“小玉,被关在那胡同院里的人都是如你一样被买来的吗?”

小玉摇了摇头:“别人我不知,我只知秦姐姐不是,还有雨儿,小蝶都是哭哭啼啼被捆绑着丢进屋的。”

“穆妹妹,你多虑了!何公子之前通知府衙派兵捉拿人贩子,事后已经查实,所有人都是掳来的,包括小玉在内。”秦湘从屋里走了出来,开口解释道。

“秦姐姐,我确实是被我爹卖掉的,他还收了人家一两银子呢。”

秦湘笑着摇摇头:“你爹是将你卖给了人牙子,可那人牙子倒霉,半路就被这群贼人给杀害了,所以关在车里的你并不知晓这层变故,只以为那些贼人便是人牙子。”

穆敬荑没想到这事还挺复杂:“秦姐姐,你为何知晓得如此清楚?”

秦湘笑了笑:“何公子半路出手将咱们带回来,安置好咱俩,又骑着那匹跟过来的马引着官兵去救助剩下的人,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便知晓了。

难得遇到你们两个好人,也是我们大伙的福份!”

小玉赞同的点点头:“何公子确是个好人,虽不如穆姐姐和善......”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