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 扮泼妇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穆敬荑一口气上了三楼,等冲到金字房门口的时候,已经累得眼前发黑手脚发软了。她扶着墙壁站了好一会儿,这才缓过劲儿来。

“穆......穆掌柜,您怎么来了?”客房门忽的打开,何睿勍一脸惊讶甚至是惊恐地看着她。

想起刚刚那茶碗若是稍微扔的偏一点儿,她的脑袋就要被开瓢儿了,穆敬荑的火气就呼呼的往上冒。

她瞪着两眼,一把揪住对方的衣襟,厉声道:“好你个姓何的,竟敢谋财害命,心思可真毒啊!”

“掌柜哒,误误...误会,都是误会......”何睿勍高举着双手,面露胆怯的一迭声说着。

“何公子,这话说到一半儿,你出去作甚?”女子清冽悠扬的声音传来,引得何睿勍背脊一僵。

“快骂我……”他纠结着五官,低声央求,满脸急切。

穆敬荑愣了愣,疑惑的抻头望向他身后,企图瞧瞧那说话之人是何模样,却突然手臂一疼,注意力迅速被拉回。

“你竟敢……”她立即挑眉瞪眼,伸手就要掐回来。

何睿勍见她如此反应,心中简直郁闷到了极点,不得不耐着性子继续恳求:“求求你,配合一下,救我于水火,以后唯你差遣,好不好?”

穆敬荑低声嘟囔一句:“如此送上门儿的美人你竟然不要,也是够奇葩的!”

何睿勍刚要再说,却见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连忙闭了嘴。

“好你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枉我当初收留你,赏你口吃食,没成想刚吃了几天饱饭你就要反水了。那好,我倒要看看你胆大妄为花用我的银子,请了哪个窑子的货色过来消遣,让开!”

穆敬荑这边儿刚骂出来,屋里就传出一声瓷器落地的声响,接着便是丫鬟的轻呼。

她诡谲一笑,继续开口:“让开,我倒要看看她爹娘生她出来是不是天生未带着脸面,生就一身勾搭人的轻贱骨头,起来,赶紧给我起开!”

屋中人气得刚要叱骂,却被丫鬟立即掩了口:“小姐,不可呀,名声不光能要您的命,连咱们整个家族都要因此蒙羞......”

声音压抑的极低,若不是穆敬荑耳力还算不错,真就难以听清了。

何睿勍偷眼看了看身后,突然一把揽住穆敬荑的肩膀,附耳悄声道:“快,快带我走!”

“啊?”穆敬荑皱眉想要挣脱,急得何睿勍又嘟囔一句:“快点儿,一会儿就来不及了!”

“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把该我的欠我的都给我吐出来,然后远远儿的给我滚蛋……”

她依旧大声骂着,甚至仍觉不解恨一般,揪住何睿勍的耳朵就往楼下走,引得其他屋子的房客们纷纷从门缝里探出头来。

可惜他们速度很快,一转眼就不见了人影。明面上是穆敬荑扯着何睿勍走,实际她才是被动的那方,因为那位嫌她走得慢!

一路疾走回到穆贵坊,何睿勍总算松了口气,抚着胸口一迭声念叨着:“好险,好险!”

穆敬荑不禁白了他一眼:“你自己惹得桃花债,却非要我来顶枪,万一人家寻过来报复怎么办?你可是害苦我了!”

何睿勍揉揉微微泛红的耳朵,嘟囔道:“你也别说我,刚刚可不是谁,故意借此公报私仇来着!”

“你给我闭嘴,是你苦苦哀求我,要我骂你的,现在逃出来了,你反而又埋怨我出手重了。怎么着,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啊?”

穆敬荑气恼的掐着腰,挑眉瞪视他。

“掌柜,小的要不先出去避一避?”徐亮见他们俩进门儿就吵,实觉自己站在此处有些尴尬。

“啊?”穆何二人顿时一惊,齐齐转头看他。

徐亮被看的有些脸红,咧了咧嘴低声道:“要不……要不小的到后院扫扫院子?”

何睿勍点头,徐亮如蒙大赦,快步溜出了后门。

穆敬荑再次将视线放回到何睿勍身上:“这回也没人逼你了,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呃……”何睿勍扯了扯嘴角,一眼瞟到大开的店铺门,迟疑了一下,三两步跑到门边,咣当关上,顺手下了栓子。

穆敬荑顿时警惕的退到后门处,反手握住门把手,做着随时逃跑的准备:“你说话就说话,关门干嘛?”

“唉,穆小姐您多虑了。我对您可丝毫没有觊觎之心,与那短根筋的张贵祥可不一样,所以呀......您大可放心!”

他瞥了一眼穆敬荑,无奈摇头,寻了个椅子坐了,这才讲述起事情的原委。

“当初我不是到处推销金蟾吗?刚开始人生地不熟的,去哪里卖都无人理睬,甚至被当成骗子直接撵了出来。

打击的我着实有些泄气,就蹲在胡同口抱着那三个腿儿的蛤蟆发愁。

这时从后面过来一乘小轿儿,我听到动静就挪开身子,结果却低估了那轿夫的水平。”

穆敬荑瞬间睁大眼睛,惊讶道:“那轿里不会坐的就是瞿小姐吧?”

“哎呀,你听我说,别插嘴!”何睿勍不耐得瞥了她一眼。

“噢!”

“人倒了,金蟾也摔了,自然要与他们理论一二。我当时就拦了轿子冲他们吼‘怎么看路的,不知道这儿有个人吗?撞坏了我手里的金蟾你们赔吧!’”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见穆敬荑并没有嘲讽的意思,这才继续道:“我说完正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那轿子里传出个声音,询问跟着的随从外面怎么了,没想到那随从解释完,轿里的人竟然下来了。

她看了两眼地上的东西,就问价钱是几何。我照实说了,语气自然也没有多好。可难得的是那女子并没有生气,直接命丫鬟付了钱,将金蟾买了。

我一见她如此仗义,就多说了几遍谢谢……”话说到这儿,何睿勍突然脸一红,噤声了。

穆敬荑正站在那等下文呢,却突然发现屋里没了声音,抬头再一看他那模样,立时气不打一处来:“还说不说?不说我回屋了,累死了!”

何睿勍瞬间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起身走到她面前:“要不……你先回屋休息,这店也不能总关着门,会影响生意的!”

穆敬荑狐疑的凑近他,一双狡黠的眸子盯着他的脸细看:“你不会是对人家一见钟情了吧?”

“别……别胡说,没有的事儿!”何睿勍慌忙转了眼神,侧过身去。

“切,瞧你这反应也差不多!既然郎有情妾有意,那为何还央我救你出来?”

穆敬荑叼着手指苦思冥想,忽然惊喜嚷道:“噢,我明白了,如今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人家就已经订婚了,而且夫家的来头还不小,是你惹不起的所在!”

如今你既惹不起她,也惹不起她的夫家,是也不是?”

何睿勍表情一滞,苦了脸,嗫嚅道:“竟然都被你猜对了,那我问你,此时我心里在想什么?”

“嗯……既然不可能,那不如好聚好散,以免因此事受到牵连!”

“不对!”

“嗯?”

“哼,我是在想,既然你都明了,为何在客栈时故意装傻不愿帮我,即便出手了还要拧着我的耳朵借此泄愤?”何睿勍阴测测的说完,两手抬起就要拧她的脸。

“你敢,谁让你丢茶碗砸我的!你知不知道一个掌握不好,我就会因此毁容,再也嫁不出去。哼,真若如此,我定要恨你一辈子!”

穆敬荑愤愤的瞪视他,拍下了那两只伸过来的‘咸猪手’。

“我特地掌握好了位置和时间,怎么会伤到你?即便不心疼你,我也得心疼那茶碗啊,毕竟只有那几个,机会有限!”

“何睿勍,好你个冷血冷情的家伙,亏得我冒着遭人嫉恨的风险帮你脱身,转回头你就如此待我,真是狼心狗肺!”

穆敬荑气的上前推搡他,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当面儿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何睿勍却不急不躁,神色泰然的望着她,淡淡道:“为了以绝后患,要不咱俩先装一段儿时间有情人吧,这样瞿小姐便不会来烦我,王颉那个登徒子也不会再觊觎你,如何?”

穆敬荑紧蹙着眉头,像看傻子似的白了他一眼:“你脑子有病吧,我不要名声啦,跟你装情侣!

你是男子当然无所谓,将来顶多被传个风流性子,还是可以娶妻,而我却要因这名头儿直接嫁不出去,被众人的唾沫星子淹死,我疯啦,看着如此好骗吗?”

“哎呀,你放心,名声这东西于你来说本就未存在过,即便再加上一点也没什么分别。何况将来,若是一直无人娶你,愧疚之下我也会照单全收,如此美事我还是奉劝你仔细想想为好!”

“不好,我宁可光明正大的独身,也不愿一地鸡毛的嫁给你这种不靠谱的家伙。上次我去救人,特意求你来帮忙,你不但不管还往反方向跑,我可不信你,若是嫁给你这种人还不如一辈子单身呢!”

穆敬荑实在站的双腿发麻,连忙扶着墙根儿寻到椅子处坐下,虚弱的喘气幅度都大了不少。

何睿勍先是惊愕,后是恼怒:“你......真是不识好歹!如果真像你一样贸贸然闯进去,胜了还则罢了,若是败了,连冤都无处伸,那些贼人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将人囚禁此处,难保不是有人在为他们撑腰。

再看你拼命相救的那两个,有哪一个是知道感恩的?还不如当初听我的劝阻不要管呢!”

他自顾自的说着,停顿时却发现无人反驳回应,诧异的瞥了一眼对面,却发现穆敬荑早已昏昏欲睡,手臂无力地垂在椅侧,人事不知了。

“哎哎,你既如此虚弱,为何还要出门啊......”话说到一半儿,再一回想自己央求对方救助的行径,顿时一阵羞恼。

他暗自咬了咬牙,将人一把抱起,大步向着后院而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