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八章 恩人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你们也不用惊讶,我是最早被抓进那里的人之一,当时你要救得两姐弟还没有来。”

秦湘放下空碗,继续道:“后来有一日,我忽然听得外间有小孩子说话的声音,好像是那小男孩问他姐姐为何要到此处,女孩只教他噤声。

之后,我只隐隐听得女孩与那些贼人说要找他们领头的商议事情。”

穆敬荑不禁蹙眉:“他们两个小孩子主动送上门儿,不管是什么理由,那贼人应该都不会理睬吧?肯定是直接绑了了事。”

秦湘点点头:“是,那两个贼人确实要如此做,不过小姑娘好像说了什么令两人感兴趣的话,打消了他们绑人的念头。”

何睿勍摸着下巴,一副匪夷所思的模样。徐亮虽然很好奇,但一见日头升起的高度,不得不压下继续听故事的想法,老老实实开店去了。

“他们还说什么了?”穆敬荑还是不太相信一个小孩子会有多深的城府,不禁怀疑起眼前女子的居心来。

秦湘抬眼稍稍回忆了下,有些不确定的道:“他们后来好像是求那个头领帮忙寻一个人,具体叫什么名字我听得不大清。”

“是姓柯吗?”穆敬荑突然问道。

秦湘沉吟了下,摇了摇头。

“之后这两人并不常在那院落里,只是早晚回来,与我们挤在一处同眠。后来被抓过来的人对那小姑娘虽有些好奇,但也没起过什么疑心,因为看到的都是她被绑缚双手的样子。”

“那不对呀,难道他们每日出去都是在乞讨吗?卖个人总比讨来的钱多吧……”穆敬荑仍是有些想不通。

“难道他们是饵?”何睿勍突然蹦出一句,眼神犀利的看向秦湘。

“呃……我不太确定,但他们几乎每次回来都会有新人送上门或是被抓进来。”

穆敬荑坚决不愿相信这种猜测,怒道:“不可能,他们才那么大,尤其是那个小弟弟,天真纯朴,怎么看都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不可能去做恶事!”

何睿勍闻言撇撇嘴:“有什么不可能的,江湖上这种烂事儿多了去了,你这纯属是少见多怪!”

“照你这么说,我也是被他们引过去的人了,怎么可能?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们何苦特地来害我!”穆敬荑此时若不是身体动弹不得,早就气的跳脚了。

秦湘见她一副恼怒的样子,无声的笑了笑,伸手扶了下她的肩膀:“你不用气,不管怎样,你都是救了我们大伙的恩人,若不然我们还不知要流落到何处呢!”

提起这个,穆敬荑再次开口:“秦姐姐,你是哪里人,也是这附近的吗?”

秦湘笑着摇摇头:“我是恰巧游历到此处与师父走散了,这才遭了敌人暗算。”

“你师父,姐姐会功夫吗?”穆敬荑瞬间惊讶地睁大了眼。

何睿勍瞟见院门口徐亮探头的身影,连忙起身:“你们聊,我到店里瞧瞧!”

“哎,麻烦你想辙告诉我父母一声,免得他们担心!”穆敬荑立即嚷了一句。

何睿勍没有回头,只低声应着:“告诉了,放心吧!”

待他出去,穆敬荑又将注意力放到了秦湘身上。“秦姐姐,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会被贼人捉住呢?”

秦湘望了眼窗外,无奈叹气,窘着脸道:“还不是包袱被人偷了,追贼追到巷子里......”

“你会功夫咋还能落得如此境地,那些人看着功夫也并不甚高强啊!”

“嗐,我哪里会什么功夫,只是舍不得包袱里的那些药罢了……”她垂着头说了一句,拿起粥碗就要出屋:“妹子,你还是休息会儿吧,我看你身子亏的很,也不知昨日你哪来的那么大力气!”

话落,她笑了笑,迈着轻快的步子出了门。

穆敬荑确实很累,虽说一碗粥下肚多了些力气,可对她如今的身体来说,仍旧是杯水车薪。

下午,赵氏匆匆忙忙坐车到了店铺门口,见到有不少女子聚集在门外,还有些诧异为何买陶器的都是年少的女孩子。

“求求您让我们见见恩人吧,昨日她为了我们连性命都不顾,我们怎能走时连个谢字都不提!”众女哀求。

徐亮手足无措的站在店铺门口对着众人解释:“麻烦你们从哪来就回到哪去吧,我们这里还要做买卖迎客……”

赵氏见到徐亮,立即穿过人群挤到了店门口。“哎哎,我家闺女呢?”

“噢,是夫人过来啦,掌柜的在后院,您快进去吧!”徐亮闻言连忙表情谦恭地把赵氏让了进去。

“诶,那位是?”突然有人高声问了一句。

“哎呀,你们快走吧,快走吧,老这么堵着,简直就是恩将仇报嘛!”徐亮也有些恼了,甚至觉得自家主子烂好心,实不该救这些没有眼色之人。

“夫人,这位夫人,我们真心求见穆掌柜,还望夫人通融一二允我们见见恩人,亲自拜谢救助之恩!”

围在门口的众人完全不理徐亮的话,直接冲着走过去的赵氏央求起来。

赵氏一头雾水的转身,指着自己开口问道:“诸位是在与我说话吗?”

见她回应,其中一个尖脸儿女人立即激动嚷道:“夫人,求夫人放我们进去见穆掌柜一面吧,我们磕个头拜谢一下就走,求求您了!”

其他人见此,也随着她施礼央求。

赵氏扫了一眼院落方向,犹豫着点了点头:“你们进来可以,但不准胡乱吵闹,拜谢完赶紧离开,别耽误了我女儿歇息!”

“谢夫人……谢夫人!”尖脸女子笑逐颜开,一迭声的道谢。

徐亮想要去拦,又恐有忤逆主子之嫌,摊着双手,站在原地咧着嘴,急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赵氏从未觉得自己如此风光过,一人在前,后面呼啦啦跟着二三十个妙龄女子,均是一副谦卑模样,不禁令她忆起了之前在府里做丫鬟的日子。

那时候的大夫人就是带着如此阵仗行走在府中,一脸傲然的吩咐事物下派指令,风光无两!

穆敬荑刚合上眼没一会儿功夫,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乱乱哄哄的脚步声,她费了老大的劲儿扭转头,竟看到自家娘亲昂头挺胸,轻移莲步的领着一群人向这边走来。

秦湘从灶间出来,瞧见这一院子人也有些发懵,仔细瞧着自己还大多见过。

“诶,你怎么在这儿?”突然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恰巧扭头看见她,惊喜的跑了过来。

秦湘微微蹙眉,压低声音道:“小玉你怎么还不回家,官府不是安排人手将你们送走了吗?”

小玉撅着嘴巴,一脸的不情愿:“秦姐姐,我不想回家了,后母待我还不如陌生人和善呢……要不我跟着你吧!”

小姑娘说着说着就转了笑脸,皱着小鼻子对秦湘撒娇,抓住她的胳膊左右摇晃着。

“这……我将来是要四处漂泊浪迹江湖的,你跟着我恐怕不妥。”秦湘有些为难。

“小玉,磨蹭什么呢,快进屋拜谢恩人了!”人群中有个女子喊了声,冲着小玉招了招手,下一秒就被迫让人推进了屋。

一群人到了里屋,见到靠坐在床头的穆敬荑,呼啦啦跪了一片,口中说着感激的话,声音参差不齐。

“你们……你们这是……哎呀,都快起来,快起来吧!”穆敬荑不禁一怔,实在不适应被一群人跪拜的感觉。

赵氏笑意盈盈的抬了抬手,发话道:“哎呀,都快起来吧!我家敬荑一向心善,也难得你们如此有心,还记挂着。”

众人听闻,纷纷起身道谢,准备告辞离开。

突然那个带头要拜谢恩人的尖脸女人猛得站起身,不退反进,三两步冲到了穆敬荑近前。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到寒光一闪,一把锃亮的匕首直直刺了过来。

赵氏仍旧笑吟吟的看着众人,穆敬荑心知危险却丝毫挪动不开,只能眼睁睁在那等死。

“嗖......叮......仓啷啷......”

尖脸女人的匕首随着一把直穿窗口的长剑一齐落到了地上。

屋中其余人等均是一惊,立时作鸟兽散,有距离门口近的干脆直接逃了出去。

赵氏听到声音一扭头,欠点吓破了胆,惊声尖叫着跑到穆敬荑跟前,强忍着哆嗦抱住了她。

“杀千刀的,竟敢害我闺女!”她牙齿打着颤,恨恨的吐出这句话,极力控制着不让眼泪落下。

尖脸女人愣了一瞬,迅速转头看了眼窗外,口中愤愤的嘟囔一句:“真是晦气!”立即去捡那掉落的匕首。

“喀嚓”窗口窜进一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径直冲向地上的尖脸女人。

很快,小小的屋子里便响起了打斗之声,杯碟坛罐稀里哗啦的飞起碎裂,桌椅纷纷歪倒崩坏。

两人从屋里逐渐打到屋外,院内场地宽阔,女人的颓势逐渐显露,终于被猛的一脚踹在后背,结结实实摔了个嘴啃泥。

“说,你到底是谁,为何恩将仇报?”何睿勍踩着她的后背,剑尖指着女子的颈项,语气寒如冰霜。

“哼,我自认技不如人,你动手吧!”女人冷哼一声,毫无惧色。

穆敬荑听闻屋中没了声音,缓缓开口:“娘,您快松开吧,何……表哥已经将人捉住了!”

赵氏闻言,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又扭回头将屋中景象扫视一遍,这才长舒一口气,松了双臂。

“哎呦呦,真是吓死我了!你这孩子到底惹什么人了,怎还有会拳脚功夫的闯进来要你命啊?”赵氏抬手用袖子擦抹了下眼睛,哀怨道。

“女儿不知!”穆敬荑望着窗外的身影,心中的那股埋怨渐渐消融……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