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七章 获救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跃起嘶鸣的高头大马突然叫到一半儿顿了顿,转而咳嗽起来。两只高举的前蹄晃了晃,突然抬起马腿,膝盖一弯揉了两下眼睛。

对,就是在揉眼睛,此情此景诡异的令穆敬荑连逃跑都忘了。

“哎呀,女人就是胆小,连这都能被吓到,啧啧啧......”糙脸男摆弄着手中的匕首,一副悠闲模样,阴笑着向她靠近过来。

“恩人,小心!”凌霄的话有些气力不足,带着满满的担忧。

穆敬荑一面警惕地盯着那人动作,一面偷偷用眼角余光瞥向四周,想寻个趁手家伙用以防身。

两人绕着马车徐徐转圈儿,突然她脚下踩到一记硬物,不动声色的一踢,正是那车夫丢掉的马鞭。

糙脸男也看到了那鞭子,正要冲上前,穆敬荑猛的蹲身,捡起鞭子迅捷转到一旁,劲风贴着肩膀划过,堪堪躲过刺过来的匕首。

她脸上神色冷凝,丝毫不敢松懈,猛地挥动鞭子向糙脸男的身上甩去。

匕首与皮鞭相交,似乎没占到一丁点儿便宜,反而糙脸男的手臂和脸上都挂了彩。

“哼,你个小娘皮的,下手还挺重!”糙脸男咬了咬牙,侧头狠狠吐了口唾沫,抬手摸了下脸上的鞭痕,眼神一凛,紧接着又出手了。

在凌霄的帮助下,眼前之人的动作仿佛慢了下来,给了穆敬荑充分反应的机会。

她立即冲向小女孩,连拉带抱的就往屋内跑,在糙脸男即将扯住她衣襟的刹那终于关上了屋门。

此时那车夫也赶了过来,与糙脸男一起又是踹门又是威胁骂脏话,震得门框上的灰尘扑簌簌的往下掉。

“呜呜......”小女孩急切的用肩膀撞她,这才将穆敬荑的注意力从门上拉回来。

“哦哦,我这就给你解开!”她迅速拿下女孩口中的破布,在对方“呸呸”几声之后,连忙问道:“你弟呢,他在哪里?”

“我弟没有被绑,是被他们打晕了,就在另一个屋里。”小女孩红着眼睛,故作坚强的配合着穆敬荑解绳扣儿。

“好了,那你先去找弟弟,我到屋里去帮别人。能多救几个是几个,那三个人很快就会醒,咱们得抓紧时间!”

穆敬荑低声叮嘱两句,快步进了之前的屋子。

女孩点点头,跑向了对面那屋。

屋内歪在各处的人见她折而复返,顿时激动起来,纷纷扭动身子向她所在的位置靠拢,口中呜呜出声。

“别急,我这就帮你们!记住,绳子解开了也不要跑,先帮着其他人解,咱们时间不多,得加快速度!”穆敬荑手上动作飞快,口中不停嘱托着。

第一个人手脚获得自由后听从了她的建议,手忙脚乱的去帮另一人。就这样,屋里很快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被解开了绳索。

突然“轰隆”一声,外屋的木门被人连框一起撞了开来,砸在地上扬起一阵不小的尘土,躺在外屋角落的三人也被成功惊醒了。

糙脸男脚一踏进屋子,立即大声嚷道:“都给我起来,务必抓住那个闹事的,到时候我非要好好折辱一通不可。

竟敢跟我黑老大挑衅,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活命的本事!”

“是,大哥!”地上三人立即起身,直接冲向了里屋。

此时屋中众人早已如惊慌的兔子,哆嗦着身体,无声地流着泪,缩挤在角落处恨不得钻进墙缝中才好。

不过也有两三个急了眼的,趁着三个人冲进来抓人的空档,疯狂挤出门去,推开虚掩的后门争相恐后的向院外跑。

糙脸男和车夫一见有人真的逃跑了,也顾不得瞧瞧到底是哪个,抬脚就追。

穆敬荑此时已发觉体力有些不支,强撑着与那三人周旋,很快额角就见了汗。

“给你刀!”小女孩架着弟弟走到外屋,见到穆敬荑已处于劣势,扬手便丢过去一把锈迹斑斑的砍刀。“用这个,抓紧离开!”

穆敬荑此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抽了个空隙接住砍刀,反身就迎上了其中一人砸下的木棍儿。

手腕上遭到的重击险些令她仰倒,疼痛迅速传遍全身,难过的她眉头拧成一团,强咬着牙撑住了。

此时的胡同里由远及近闯进来一大群官兵,手持大刀长矛,呼啦啦迎向首先冲出院子的三人。

“救命...救命啊!”三个衣衫不整,一身脏污的女人凄厉哭诉着跑向他们。

“贼人在哪?”为首头领模样的兵卒大声嚷道。

女人们纷纷伸手指向身后院落,一边哭一边应着:“她们抓了好多人,官爷们快些去吧!”

“走!”为首那人一扬手臂,众兵卒齐齐随着他奔跑起来。

屋中与贼人周旋,极力护住众人的穆敬荑早已肩背尽湿,身子开始控制不住的打晃,眼前的景物也渐渐模糊,眼见着到了强弩之末。

终于,“噗通”一声,她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满是脏污的青砖地面上。

“嗯?这...这......她怎么自己倒了?”其中一个男子忍不住嘀咕。

几个贼人诧异瞧着地上的身影,不明白刚刚还神勇护着众人的女子,此时为何毫无征兆的躺到了,简直比天上掉馅饼还要诡异。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更加诡异的事情还在后头......

“嗒嗒嗒”沉重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三人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那坚硬的蹄子连踢再踩的磋磨了一通。

惨嚎不绝于耳,声声凄厉。

屋里的人但凡是手脚自由的均是死死捂了耳朵,生怕被这声音震聋了。

一匹跑进屋的马,成功解救了所有人。有些良心的便跑去搀扶累昏过去的穆敬荑,架着她向外逃。

骏马嘶鸣一声,转头领着众人跑去前院,甩了甩头,示意她们上车。

众人惊愕的看着一匹马,正眼神严肃的指挥她们,在它打了第三个响鼻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争抢着爬上马车。

也不知这马到底是怎么想的,一路疾驰,撞翻了多个摊位之后,竟到了一处荒野。

头上星空闪耀,四周树影婆娑,虫鸣鸟叫阵阵传来,骇得车内的女子忍不住哆嗦着抱成一团。

不省人事的穆敬荑被丢在车厢一侧,无人理睬。

突然一个人影闪过,突兀的停在车前,站在车厢门口静立了一会儿,终于开了口:“那个跑去救人的女孩是不是在车里?”

他的声音不辨喜怒,车中人听闻无人敢应。

片刻后他再次开口,只不过语气更加强硬:“到底有没有?”

众女一听,均是缩了缩脖子,只有一人眼中有了光亮,挤出人群,低声询问:“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来救她的!”

“她昏过去了。”

男子闻言立即上前,不顾众女突然出口的惊呼,抬脚就要闯进车厢。

“你别进来,我将她拉过去吧!”女子连忙出声拦阻。

“好!”他老实的止了动作。

女子半搂半抱的将穆敬荑弄到车厢口,借着夜色将她的衣襟已经抻了抻,晶亮的眸子看向来人:“要不...我跟你一同回去吧,她是我们的恩人,我不放心!”

“不必!”

“那你别想带走她,除非杀了我!”女子突然倔强起来,双手死劲儿抱住穆敬荑,一脸警惕神色。

“唉,那走吧!”男子叹了口气,无奈摇了摇头。

谁知他刚背起昏迷不醒的人,那匹一直在不远处专心吃草的马就跑了过来。他一走,那马也走,亦步亦趋的跟在了后面。

次日,穆敬荑悠悠转醒,浑身如散了架一般酸痛无力,她极力转动眼珠儿,想要看清身在何方,却听到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恩人,你醒啦?”

“嗯?难道是凌霄,怎么可能,那家伙的声音什么时候变成大人模样了。”

她疑惑的循声望去,却见一年约二十左右的女子正端着个陶碗对她轻笑。

“饿了吧?先喝碗粥!”女子将粥碗放到床边,伸手将她抱起,又在床头处垫了被褥枕头,让她靠坐在那里。

安置妥当,她这才拿起粥碗,用汤匙舀了,凑到嘴边轻轻吹凉,喂给穆敬荑吃。

温热的米粥入口,带着淡淡的甜香,暖的穆敬荑四肢百骸都舒爽了不少。

“谢谢!”她努力吐出两个字,听起来略有些不清晰。

女子一笑,柔声道:“您不用谢我,昨日若不是你闯了进去,我此时怕是已到了某个腌臜之处了,要谢也是我来谢你!”

穆敬荑闻言,眼睛闪了闪,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实在那屋中恍惚间见过此人。

“你...叫什么...名字?”她有气无力的问出来,耗费了不少精力。

“恩人称我秦湘便好。”她一边小心的将粥喂进穆敬荑口中,一边答道。

突然脚步声响起,何睿勍与徐亮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怎么样......哦,已经醒啦?”

“掌柜的您可吓死小的了!”徐亮拂拂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何睿勍瞥了他一眼,看向穆敬荑:“昨日那些人均已救出,你要找的姐弟俩也毫发无损的得救了。”

“他们......人呢?”穆敬荑双眼陡然睁大,急切问道。

“走了!”何睿勍寻了把椅子坐下,无奈叹了口气:“我本欲留他们待你醒来,可惜他们不愿,我也不好强留,便放他们离开了。”

秦湘闻言手一顿,偷眼儿看了穆敬荑一下,张了张嘴。

“你想说什么?”何睿勍眼睛瞥见她的小动作,立即问道。

秦湘表情一怔,沉吟了会儿,待得将一碗粥都喂进了穆敬荑肚里,才缓缓开口:“恩人昨日原是为救那对儿姐弟?”

“对!”何睿勍点头。

“可...可我觉得她们并不像是好人啊。”秦湘面色犹疑的的嘟囔一句。

“什么意思?”这下不光何睿勍,就连穆敬荑也拼力扭过头,直直的看向她。

“她们......好像是与贼人同伙的!”

“什么?”秦湘的话成功引得两人震惊出声。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