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四章 卖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那感情好,看来此行老夫着实是赚了!”陆掌柜笑声爽朗,转身瞧见门外聚集的人群,低声道:“依我看咱们还是先去宝月楼吧,也好给门外的客人腾挪地方,诸位以为如何?”

“理当如此,不过既然陆掌柜顺手得了便宜,谭某也不能失了这机会。穆掌柜,那套生肖荟萃先给我来一套,还有那个风水摆件我也要一尊......”

穆敬荑没想到这些前来道贺的掌柜们竟会生出购买的心思,一时间与何睿勍忙活起来。

将众人所要的物件一一装进做工精美的木箱,里面垫上金黄色的大麦秸秆以防磕碰,里侧还放了卷竹简,上面标注着使用和保养方法。

眼见着何睿勍引着众人去了宝月楼,穆敬荑也将所有订货安排妥当,打算一会儿派遣徐亮挨家送一下货。

还未等交代这事儿,门外等待的人便呼啦啦闯了进来。

“掌柜的,您这里有那福禄兽卖吗?”领先的一个小丫头好不容易挤到人前,抢着问道。

“有,请问姑娘想要哪种生肖的?”穆敬荑立即眉眼带笑热情应道。

“嗯...我家小姐想要个兔子。”小丫头仰着头顺着穆敬荑所指的方向,认真看了看,最终选定了一只耳朵半垂一只耳朵直立,抱着根大萝卜的兔子形状福禄兽。

“好,我马上给您包起来。”穆敬荑说着就要扬手去够那架子上的兔子。

小丫头却突然皱了眉头,嘟着嘴道:“不要那个,我要新的!”

“呃......可是我们店里卖的物件儿大多都是唯一的,为的就是避免雷同。如若姑娘不喜摆过的只能选择提前定制了。

咱们这儿毕竟卖的都是高档物件,不可能像街边摆的一样。”穆敬荑迟疑了一下,耐心解释道。

小丫头闻言不禁疑惑:“你们怎可保证没有雷同,哪有那么多的创意?”

穆敬荑灿然一笑:“自然可以!世间万物,形态各异之处数不胜数,何愁没有新意可寻!”

“嗯......那好吧!”小丫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松了口。

“好嘞,其实咱们的所有物品都是今日刚刚摆上,姑娘来的也算及时,与刚刚出炉的并无两样。”她笑盈盈将东西包好,“姑娘是否还要看看别个?”

小丫头左右看了看,实在耐不住身后拥挤的滋味,只得道:“不了,这个多少银钱?”

“一共是一两银子。”

“怎么如此昂贵,不是只要二百五十八文吗?”小丫头掏银钱的手立即一顿。

“哦,是这样,想必姑娘所指定的是那粗陶所制得福禄兽吧?

那种物事怎能与我们店里的精细物件儿相比,姑娘一看便知高下,估摸着贵府小姐也定是喜爱这精细些的。”

穆敬荑再次打开盒盖,指着里面的兔子耐心介绍起来。

“您看这质地的细腻程度,还有这耳朵处的颜色渐变效果,就连它身上的毛发都刻画得纤毫毕现......”

小丫头随着她的讲解又认真看了看,脸上逐渐带了笑:“行,一两就一两!”

穆敬荑略凑近些,悄声道:“姑娘今日来可算是赚到了!

本来我们的精品福禄兽都是一两半银子一只的,这次是赶上开业搞的酬宾活动特意打了折,若是晚些时候来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啊,还有这事儿?那......”小丫头仰头再次看了看货架方向,抬手指向一旁的细陶杯子:“那个是单个儿卖的吗?”

“嗯,那个是奇趣杯,造型可以随您喜好自由挑选。”穆敬荑转头随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

“多少银钱一只?”

“三百文,也可以五百文买两只。”

小丫头眼中立即现了激动神色,微垂着眸子,扭捏道:“那我买两个!”

“若是买两只,就相当于将这一款的都买走了,世上如此模样的陶杯仅此一对儿!”

穆敬荑笑着冲小丫头眨眨眼,转身去取那杯子,装入塞了金黄秸秆的竹编小盒子,送到姑娘手中。

包装盒成心型,由竹丝编制,盖子正中有个浮雕版的一箭穿心,微微凸起,精巧别致。

小丫头盯着盒子怔楞的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要付银钱,连忙拿出钱袋,掏出两个小小的银锞子,欢喜的递了过去。

穆敬荑找完零钱,目送着小丫头离开,连忙帮另一个顾客拿架子上的陶杯,口中不断应答着。徐亮那边也是忙碌得很,被顾客们围着七嘴八舌问询。

午后未时末,店门口突然一阵骚动。

“让开让开!”两个小厮打扮的男子一边分开众人,一边大声吵嚷着。

人群被强制分成左右两拨儿,让出一条三尺多宽的过道儿出来,四周低低的议论声、不满声、轻嘘声不绝于耳,不过弹指间室内便安静下来。

何睿勍刚送走一位顾客,迎面便见一辆妆点华贵的马车停在了店门前。车帘一挑,跳下两个小丫鬟,扫了一眼店门上的牌匾,立即转身,对这车内之人小声道:“小姐,到了!”

话落,隐隐听闻里面应了声,两人小心掀开车帘,一左一右扶住伸出来的纤纤玉手,随后一位身着丁香色衣裙的女子便下了车。

何睿勍恍惚间看到来人模样,笑着迎了上去。

“原来是瞿小姐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实在惭愧!”他微一躬身,语气谦和恭顺。

穆敬荑这才看清在两位丫鬟陪同,四个小厮随护之间,袅袅亭亭站立一人,妃色帷帽下白纱遮面,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隐隐传来。

“这是你开的?”一道清冽悠扬的女子声音缓缓响起。

“是......呃,也不是。瞿小姐,这位是穆掌柜!”何睿勍微微一顿,转而伸手往穆敬荑所在的位置一引。

瞿小姐随之转头,望向穆敬荑的方向,眼神隔着轻纱晦暗不明。“穆贵坊的掌柜竟是个女子,哼哼......”她低声轻笑,带着些讥诮与不屑。

“瞿小姐好,欢迎您光临小店!”穆敬荑微微施礼。

女子瞥了她两眼,没有应声,踱步去看店内架上摆放的各色货品。

何睿勍见到两人间略显冷凝的尴尬气氛,连忙紧走几步,上前介绍起货品来。

穆敬荑暗自吐了吐舌头,掩下心中的郁闷,笑着问离柜台最近的客人:“请问您想看点什么,是要自己用还是送人?”

那人偷瞄了一眼瞿小姐的方向,低声道:“还...还是等等吧......”

穆敬荑一愣,见对方一副怯懦模样只得作罢,转头去看那位盛气凌人的瞿小姐。

“诶,穆掌柜,瞿小姐想定做一套茶具,你看能做吗?”何睿勍突然走过来,低声问道。

“她想定什么样的?”

“瞿小姐即将大婚,想定做喜庆点儿的。”

穆敬荑偷眼看了不远处仍在把玩茶具的女子一眼,迟疑道:“龙凤呈祥之类的行吗?”

“我问问!”何睿勍回身三两步到了那女子近前。“瞿小姐,龙凤呈祥这类的可以吗?”

“只有如此老土的样式吗?”

“呃,小姐,您看这店里的陶器,哪个款式不是独树一帜的,最起码如今的市面上您肯定寻不到第二家。

这龙凤呈祥虽说听起来俗气,但是喜庆啊,再说不吝什么物事,只要放到我们穆掌柜手中,那就截然不同了,每次都能别出心裁,琢磨出新的创意出来。”

“哼,你们倒挺是自信!这样吧,你们先做着,若是合我心意,银子自是不成问题,若是不合我心意,以后我也断不会来了,如何?”

瞿小姐轻巧一笑,瞥了柜台里静静聆听的身影一眼,缓缓说道。

何睿勍一脸为难,讪讪陪着笑:“瞿小姐若是舍得,在下自不敢多言,不过在下还是相信穆掌柜能够做出您想要的物件儿来的。”

“哼,好啊!若是穆掌柜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厉害,能做出令我满意的茶具来,我今后定会帮你们捎带脚儿的推荐一番!”瞿小姐薄唇轻启,淡淡一笑,在丫鬟的搀扶下扭转身,款款向店外行去。

“瞿小姐慢走,在下与穆掌柜定不负贵人所望,尽快做出成品,以待贵人考核。”何睿勍躬身一礼,直将瞿家人恭送的看不见踪影,这才回到店中。

忙忙活活直到天色暗下来,穆敬荑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收拾好货品准备回家。此时若是再让她仅靠双腿走回去,简直比要了她命还要残忍。

“掌柜的,还是我送您回去吧。”徐亮恰好此时送货回来,架着辆旧马车,笑意吟吟的到了店门前。

穆敬荑回身看了看他,又瞧了瞧车上空空如也的样子,默默点了点头,也顾不上客套了。

到得临江镇穆家的时候,天色已然黑透。

“徐大哥,要不你就住在这临江镇吧,晚上赶夜路不安全,也不急于这一时。”穆敬荑想了想,开了口。

徐亮瞄了下她身后的院落,有些拘谨的搓了搓手:“掌柜的,小的...小的在这里住,有些不合礼数......”

“丫头,哎呦,还真是你!”穆云山从屋中快步走了出来,见到站在院门口的徐亮,疑惑地看了看自己女儿:“丫头,这位是?”

“爹,呃......”穆敬荑正不知该怎么解释,毕竟自己开店做掌柜的事,自家爹爹并不知晓,如今面对着自己手下的仆从更是不知要怎么介绍。

徐亮听闻穆敬荑的称呼连忙跪地磕头口中大呼:“老爷,小的徐亮给您请安!我是......”

穆敬荑眼见着自己一个没拦住就要露馅儿,连忙抢过话头儿遮掩道:“爹!呃呵呵......”她凑近穆云山耳边低声提醒:“这是我表哥买的家仆,名叫徐亮,专门在福全镇看管铺子的。”

徐亮怔楞的张了张嘴,看了看掌柜的又看了看老爷,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穆云山脸上立即现了惊讶之色,转瞬笑道:“原来是自家人啊,这可真是...真是......”他口中嘟囔几句囫囵不清的话,慌忙弯身将徐亮搀扶起来,令其更加不知所措。

他哪见过谁家老爷如此善待仆人的啊!呆愣愣起身,傻站在那里,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尴尬别扭得不行。

“爹,作坊有富余屋舍住人吗?如今天色太晚,若是让徐大哥再回福全镇实在有些不妥,倒不如让他与罗大爷一起住在作坊后院儿,明日再回去。”

穆云山点点头:“行,那有啥不行的!亮子,你吃过饭了吗?若是还饿着肚子,家里还有些饼子和粥,热一热便可。”

“谢老爷关心,小的吃过了!”徐亮面露感激,咧着嘴傻乐。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