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二章 建作坊(三)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何睿勍仍有些不甘心:“你这又是什么路子,别是病的不轻吧?如此金贵彩线的手绳白送不说,还要花三十文回购,脑子得烧糊涂成什么样的人才能干出如此愚蠢的事来,嗯?”他伸手按着穆敬荑的头晃了晃,口中啧啧出声。

“哎哎,你干嘛?明一早就去,免得耽误了白日活计!”穆敬荑气恼的扳开他的手,斜了一眼。

何睿勍看了看陆续离开的众人,思忖道:“这里晚上是不是得有人看管,否则丢了东西可就误事了。”

穆敬荑叹了口气:“按说应该如此,可这里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怎么让人在此处过夜?万一来个野物躲都无处躲。人受伤还不如丢些东西来的划算呢。”

“诶,你说这临江镇里有没有会些功夫又家境贫寒之人,也只有那样的人才适合帮忙看管工地以求温饱。”

“可以问问我爹,不过这人的品性很重要,若是靠谱,将来作坊建成了也可留他继续做门房,一直住在这里还能挣些月银。”穆敬荑点点头,实觉这个主意可行。

嗯,也别明日了,我现在就去趟福全镇,最近也结识了不少店家掌柜,正好用这个帮他们招揽人气,毕竟白得的银子谁会不乐意赚。”何睿勍虽仍有疑惑,但见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就不再多问,紧走两步几个纵跃,转瞬便失了踪影。

接连几日,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拼命干活,以图可以领个手绳的人越来越多。穆敬荑却把奖励标准一提再提,人数上也从二十人逐渐缩减到四五人。

半月后,作坊的大致模样已经能显现个大概,每日获得奖励的人只有一两个了。

穆云山整日里在家闷着也觉无趣,见闺女侄子忙的一副脚不沾地模样,自告奋勇要帮着到工地做监工。腿脚虽不便走动,但一双眼还是好用的,帮忙盯着工人干活儿倒也不算难事。

穆敬荑想了想便示意何睿勍同意,自己需要赶福全镇的集市摆摊卖陶器,何睿勍除了盯着工地还要谈买卖,推销金蟾,有穆云山帮衬着也能轻松些。

编造手法特殊,用料上乘的遂愿五彩绳在端午节前后终于发放完毕。当晚,一家人围坐小桌旁吃饭,何睿勍想起这事儿,就问道:“表妹,那遂愿龚老板已经收了四十三条,问咱们什么时候去拿呢。”

穆敬荑回想了自己一共发放了六十条手绳,如今只收回来四十多,显然还是有人真心实意喜欢想要留下送人的。

“这样吧,你将那手绳领出来,到咱们镇里寻个店铺售卖,要价每条六十文。”

何睿勍迅速皱眉,忍不住想笑:“原来你是打的这样主意!不过我觉你还是想多了,人家傻呀,拿六十文去买价值三十文的物事。”

穆敬荑抬眼撇了下他,神色淡淡:“你只管如此做便是!”

何睿勍一噎,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儿。

“贤侄,快吃吧,别理她!”穆云山见他如此,开口劝道。

赵氏也殷勤地劝了一句,还特意又剥了个鸡蛋,笑吟吟递到他手上。

何睿勍双手接过,瞥见穆敬荑愤愤不平的嫉妒模样,眉眼这才舒展了些。

之后的日子,在作坊做工的人中每日唯有一人可得奖励,十文钱再也无人领过。

就在众人疑惑为何本镇里同款手绳会卖得如此之高时,已经有人偷偷去买了。原因是某一日有个工人说漏了嘴,大伙这才得知福全镇的某布庄仍在收购遂愿手绳,价格为一百文。

一时间工地又热闹起来。

等穆家陶艺坊这几个烫金大字挂在作坊大门上的时候,遂愿手绳的价格已经炒到四百文一条了。不过是一条手绳而已,真可谓是多年未有的天价了,虽然大多数人不理解,但并不妨碍众人争相去买。甚至有不少铺子掌柜也发下话来,要以更高的价格收购遂愿手绳。

于是五百五十文一条,六百文一条,穆敬荑依旧指使何睿勍将收购来的手绳以更高的价格售卖出去。

连番数次后,何睿勍总算明白了她的意图,一时间惊愕,讶异,逐渐转为滚滚如洪流的钦佩。“你竟是如此盘算的!”他喃喃的道。

穆敬荑坐在崭新的宅院中,看着拔地而起的两进院落,心中泰然。“你还算聪明!”

看着她乌发如瀑垂于脑后,头上堆叠的青丝间银光闪闪,俏丽光洁的下巴微微仰着,随着红润的小嘴张合而上下浮动。纤瘦修长的脖颈下一袭水蓝色衣裙随着夏日的暖风轻轻舞动,更显那份蕙质兰心,玲珑剔透。

“表妹,如此看来你确是有几分姿色......”

穆敬荑扭头,对上那张清俊容颜,再一回想刚刚的夸赞,脸上瞬时染了红霞,眼见就要低垂眉眼露出女儿家的羞涩来,却猛然听到了后半句。

“可惜这心思着实狡诈了些,真是令人背脊生寒!”何睿勍嫌弃般的撇撇嘴,扫了一眼她呆愣愣如定格儿般的表情,心中暗笑,脸上却仍是冷了脸,起身走了开去。

半个时辰后,一位身披黑袍的男子进了吉祥布庄,声音暗哑的道:“我这儿有几条遂愿,掌柜的能出多少钱收......”

一个半月后,穆家陶艺坊正式开工。没有震耳欲聋的鞭炮,没有众多乡邻的祝贺,显得很是低调。作坊里的工人基本都是半大小子,均是穆敬荑从牙婆手中买的奴仆,十两银子一位。总共有十人,另外还有个守门房的老汉,名叫罗久的。

穆云山的腿基本上已经痊愈,除了不能干重活,日常的行走坐卧已是全然没有问题了。

何睿勍的金蟾几乎卖便了全福镇,桃溪镇等周围几个镇界儿,就连昌隆县城也有不少人订了货。福禄兽在两人的推销下,也成功走上民众视野。穆敬荑又特意设计了大小不同,形状不同的三个档位,高中低档的福禄兽面向的是不同阶层的受众群体。

这一改变很快拓宽了市场,有的老人为了哄孙儿开心,特意买了来供孩童玩耍。为此穆敬荑又起了心思,打算专门开一家店铺,只卖穆家作坊烧制的物事。

为这事儿,何睿勍与她争论了许久。理由是陶艺在大伙的眼中就是个低贱货,若是直接与他那金蟾放到一堆儿售卖,金蟾定是要掉价了。

最终穆敬荑妥协,提出将一切创意好得高档货放到店铺售卖,盘碗等物仍旧摆摊儿,何睿勍这才点头。又忙活了十来天,店铺找好了,负责摆摊卖盘碗的人也雇到了。

穆敬荑与原店主签完租赁合同,心情愉悦之下第一次生了下馆子的心思。恰巧半路遇到谈完买卖的何睿勍,于是两人一起来到街边的小面馆吃饭。

时至正午,厅中充斥着汗味,饭菜味,人的体味等等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呛得穆敬荑几欲作呕。

何睿勍见她实在难过,一伸手将临近的窗子打了开来。立时一股清风拂过,既解了暑热,也散了难闻的味道。

“谢谢!”穆敬荑低声道。

“哼,直到现在你也没说出这一遭儿到底挣了多少银钱。”他一边挑起面吹着热气,一边嘟囔道。

穆敬荑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微微蹙眉。

“五两银子的东西,你到底诓骗了多少银子?”何睿勍挑眉看了她一眼,将终于半凉的汤面送入口中。

“呵呵,你想知道啊?”穆敬荑索性放下筷子,大热的天儿还要在这里吃热面,她实在有些没胃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也倒腾了不少......”

何睿勍动作一顿,讪讪笑道:“哪有,我可没那闲工夫!”

“是吗,你以为我只有你联系的那两家店铺吗?”她狡黠一笑:“其实别说你,要不是我极力拦着,我娘都要陷进去了。不过还好,我们终究是赚了,剩下的就是他们自由发挥了,与咱们可再无干系!”

何睿勍愣了愣,再次问道:“如此说来你的所得比我预料中估算的还要多,听说那遂愿已炒到了三两银子一条,仍旧供不应求。”

“没办法,数量就那么多,别人又不好仿冒,毕竟随缘的彩线早没有卖的了。”穆敬荑淡淡一笑,瞥向窗外的街市。“我还想干点儿别的,除了陶器之外的行当。”

“为何?”

“我爹腿好了,作坊自有他在,我只负责偶尔创新一下,剩下的都有他料理。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应该拓宽思路,这样才可长远。”

何睿勍倒是不愿苟同:“一件事做到极致便可。”

“也许吧,但我想做的事情很多,实在不甘心止步于此。”穆敬荑一手托腮,眼神回转,静静地望着他:“你愿意陪我走下去吗?”

“嗯?”何睿勍闻言神色立时有些不自然,垂着头状似专心吃面,心中却在思忖着对方话里的意思。

穆敬荑叹了口气:“无妨,人各有志,我再寻他人吧!”

一顿饭吃完,两个人神色都有些别扭。

回店铺的路上,穆敬荑突然扭头,莞尔一笑:“我得了八十两,不算多!”

“啊?”何睿勍有些后知后觉,不解的瞥了她一眼。

穆敬荑却转了话头儿:“咱们这店铺的掌柜就暂由徐大哥担任吧,毕竟他对这周边最为熟悉。至于卖身契,我已与前任店主交涉了,应该不日便可送来。”

“这个我来谈就成,毕竟你是个女儿家。”何睿勍神色舒缓了些,自告奋勇道。

“那倒不必,前店家是个妇人,我们更方便沟通。”

“妇人,那她为何要卖了店铺?”何睿勍回想自己之前并未料到店主是个女人,心中不觉生出几分懊恼。

穆敬荑笑笑:“肖夫人即将再嫁,若不是我手中银钱不够,这店铺她就要直接卖给我了。”

“小姐,这些活计小的来干就好,怎好让您受累!”从店门外走进个人高马大的粗豪汉子,手中拿着抹布憨笑着道。

何睿勍看着那人一副硬汉模样,却拿着块儿比自己手掌还要小的抹布,似个妇人般细心擦抹着柜台。引得他欠点儿笑喷,场面实在太滑稽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