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一章 建作坊(二)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穆敬荑挑眉看过去,莞尔一笑:“那您可就孤陋寡闻了,尚品楼里出来的东西可不是谁都能摸得到的。这样吧,我的话先撂这儿,今日这手绳先不发,等完工后诸位回去与家里人商量商量,是要一条遂愿编制的五彩绳,还是别个。”

何睿勍偷偷扯了她一下,低声提醒道:“你这样问他们肯定会说要银子啊,真是的!”

穆敬荑瞥了他一眼,神秘一笑:“那可不一定!”

很快人群中就传来一句:“哎,穆掌柜,你说的别个是什么,能不能给银子啊?”

“可以!”她立即应道,扫了一圈儿众人,正色道:“咱们上工干活儿,守时是最基本的要求,也表明对这份差事的重视。

不过我穆家仁慈,愿意掏银钱奖励勤劳实在认真负责的人。若是不想要手绳,今日下工后便可以找何总管领十文钱。”

“诶,这个倒是不错!”立即有人赞同起来。

“都过来,到我这登记一下。”何睿勍顺势招手。心中暗道:幸亏我拿着纸笔,否则我看你这小丫头怎么收场!

谁知穆敬荑却从随身的布兜里翻出一张纸,一根烧黑了半截儿的木棍儿出来。

“用这个!”她伸手递了过去。

何睿勍愣愣的看着眼前物事,忍不住调侃道:“这也能写字?”

“当然,而且比你那个好用!”穆敬荑说着就用何睿勍刚刚展开的纸垫着,写了‘人员登记表’几个字,惊得对方立即瞪圆了眼。

将‘炭笔’塞到何睿卿手中,穆敬荑拍了拍手:“行啦,我先到空地转转,一会儿好交代他们从哪开始动土。”

“哼,平白无故拿出那么多钱做奖励,你真是……”何睿勍正要抱怨几句,就见人群已经聚拢过来,连忙闭了嘴。

“何总管,我们几个是先到的,先记我们!”领头的一个汉子笑着凑到近前。

“噢,你们是跟着杨师傅来的吧,行,先记你们。”何睿勍抬眼看了看几人,点点头,坐在大石上随着他们讲述,一一写了下来。

“哎,何总管,晚上下工真能发银钱吗,不会是从工钱里扣的吧?”排队的人当中探出个脑袋,贼兮兮的问道。

何睿勍叹了口气,瞟了一眼不远处迈着步子丈量土地的俏丽身影,点了点头:“放心,穆掌柜自然说到做到!”

“噢,那就行,那就行!”那人满意的缩回了身子。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所有的人都登记完毕,何睿勍还细心的将每个准时的人名字旁边都点了一点,以做标记。

之后便是商讨施工方案,由穆敬荑交代五所房子的位置及朝向。全部安排完,众人便开始动工。

地基刚挖出个雏形,送砖瓦的大马车就陆续到了,接着炒菜做饭的两口锅也送了来。

“穆丫头,行啊,这都忙起来啦!”姚伯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样子,笑呵呵打着招呼。

穆敬荑闻言抬头:“姚伯,一会儿您就多受累了啊!”

“无妨,锅都架好了吧?”姚伯摆摆手,扫试了一圈儿四周地势。

“噢,还没来得急呢,我这就招呼人过来。”话落,她连忙跑去寻人。

不过就是几块儿石头用泥水堆砌在一起的方法,很快两个灶台便搭建好了。两人又将菜蔬等食材交接了一下,姚伯便开始挑水刷锅。

提起水源,不得不感叹这个时空的地下水层富足浅显,几个力工用根粗木,一边倒水一边往下砸,不到半个时辰就见了水,从地表到水层顶多一两米的距离。

之后他们又将坑洞挖大了些,夯实了一下四周的土壤,一个泉眼就做好了。不过这水井并不在五色土附近,而是在山坳外的一处洼地中。

“姚伯,一会儿做完饭,别忘了给顺利弟弟带饭回去,我就先回了,有什么别的事,您就问我何表哥!”

“嗐,不用!家里我给他留了吃食。”姚伯手下动作顿了顿,展颜笑道。

“这天儿虽热起来了,但还是吃热乎饭食更好些,小孩子胃口娇嫩,可得保护好了。难得顺利弟弟如此好学,身体是本钱,再说咱这也不差他一人饭食,您就别推辞了!”

穆敬荑笑着摆摆手,迈步向何睿勍走去。

“哎哎,对,把这边儿再挖深一点儿……”何睿勍正一边儿戴帷帽一边指挥着工人忙碌。

穆敬荑走到近前,拍了拍他的后背,低声道:“你好好看着,我得回了,窑炉应该早就熄火了,我得回去替我爹!”

何睿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日阳,嘟囔道:“去吧去吧,这日头大的非得把我晒糊了不可,晚上早些回来,免得我一人忙不过来。你不是还应承人家发奖励呢吗?”

“嗯,我会尽量早一些的!”她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回到家时,穆云山正坐在土窑前打瞌睡,开门的声音都没吵醒到他。

“爹,您快回屋睡吧,我来盯着就成。”穆敬荑弯身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

“啊,火熄了吗?”穆云山身子猛然一抖,抬起手臂胡乱的晃了晃,迅速睁开双眼,见到是自家女儿,这才道:“回来啦,作坊动工了吗?”

“嗯,正在打地基。”穆敬荑点点头,将双拐递到穆云山面前,柔声道:“爹,您回屋休息吧,剩下的我来就好。”

“哎!”穆云山架住双拐,穆敬荑连忙搀扶,即便这样也废了好大的劲儿才起身,原是腿坐僵了。

待他回了屋,穆敬荑这才开始查探窑内温度,准备开窑。

一家人都在忙碌,谁也没顾得上做饭,赵氏送手绳回来买了些包子,三口人简单吃了,继续各忙各的。

直到日头落下半空,天色将晚,穆敬荑才将手里的活计忙完,简单梳洗一下便去了工地。

何睿勍正靠坐在阴凉处,盯着众人忙碌,姚伯已经将所有做饭的物事规整好回家了。

见她过来,何睿勍缓缓转过身子,挑眉望着她:“活儿干完了?”

“嗯!这些人干活儿尽心吗?”穆敬荑走到跟前,手搭凉棚看了看地基里正在砸夯的汉子,淡淡道。

“还可以,有几个略有些偷懒,这都正常。你说你干嘛要说什么奖励之类的,又不是没给工钱,平白花那冤枉钱作甚?”何睿勍瞥了她一眼,忍不住出口埋怨。

“嗐,你不懂,有利才会起早嘛!”穆敬荑莞尔一笑,不为所动。

“你那是多余,咱们连……”他偷眼看看工地方向的人影,发现没人注意,这才压低声音继续道:“咱们连盖房子的钱还没挣够呢,你竟又添了多余花销,真是糊涂!”

“行啦,别操心了,我自有用意!”穆敬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向众人忙碌的位置走去。

仔细观察了进度情况,又偷眼儿瞧了瞧那些人的神色动作,见时候也不早了就拍了拍手,朗声道:“好了,今日咱们就到这里了,大伙收拢收拢工具,咱们明日再干。”

众人听她如此说,自然欢喜,纷纷动手拾掇好东西围拢了过来。

穆敬荑拿出早上何睿勍记得人员额登记表,开始叫名字。

“早上咱们说好的,下工时来领奖励,那些准时到场的人,都可以过来了。”

话音未落,立时有几人跑了过来。

“穆掌柜,明日还有吗?我们今儿个是没算好出发的时辰,以后定不会再误了。”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讪讪笑道。

穆敬荑点点头:“明日不单单是要准时而且要干活儿尽心,这才能有奖励,奖励物品与今日一样。”

“嗐,又是这种吃不得嚼不得的没用物事,不要也罢!”另一位年轻后生轻嗤一声,撇撇嘴走了。

穆敬荑扫过走来的几人,发现只有两个是有资格领奖品的人员,其他的都是早上第二波儿来的人,并不在领东西的名单上。

“你想要手绳还是十文钱?”穆敬荑探头问后面有资格领东西的青壮汉子。

“我自然是要银钱!”那人挤到前面,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伸手准备接钱。

穆敬荑从布兜中拿出个沉甸甸的钱袋来,里面稀里哗啦都是一文一枚的钱币。

“您可想好喽,概不更改啊!”她数出十文钱托在手里顿了顿。

“想好了,您赶紧发吧,我也好早些回家!那人有些不耐烦,皱了下鼻子,撇撇嘴接过钱走了。

“陈哥,等等我,咱一块儿回!”另一个皮肤粗糙黝黑的壮汉冲那人嚷了一嗓子,三两下挤到前面一伸手:“我也要银钱!”

“好!”穆敬荑问清名姓,在后面画了个勾,数出二十文给他了。

如此,接连有十一人都领了银钱离开了。

她本以为今日一条手绳也发不出去,结果却听到一声:“穆掌柜,我要一条五彩绳!”

“嗯?”穆敬荑不禁一愣,没等开口问,何睿勍就跑了过来。

“你为什么不要银钱?”

说话的瘦削男子羞赧一笑,低声解释:“我想送给……嗯……心仪的姑娘!”话落他窘着一张脸,微垂了头,接过颜色艳丽的五色手绳,道了句“多谢”便快步出了人群。

之后又有几个领手绳的人,听他们所言,大多不是给女儿就是给妹妹,只有两个隐晦些,说是送未婚妻的。

何睿勍静静的站立一旁,看她将人全部打发走了,终于开口:“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好确定你到没有发烧糊涂。”

“哎呀,你有这问的功夫,不如去帮我做点事儿。”穆敬荑懒散的摆了摆手,也寻了块石头坐了。

温热的石面儿坐上去很舒服,她不觉笑了起来。

“你肯定没憋好主意!”何睿勍蹙眉眯眼,一脸警惕。

“闭嘴!我想让你到镇里的商街寻一个成衣铺子,将容貌掩盖一下,与那里的掌柜的谈番合作,让他帮忙收购我发的这种手绳,就说三十文一条,记住每一天的花色及纹路,以免有人浑水摸鱼。”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