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三章 不买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彧灵丰卿 著

连载免费

一个将要迈入大学的逗比女汉子,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遇上个木纳的爹,终日里记挂情郎不守妇道的娘,父母不和,争执不断地,就连自身是绯闻不断地,声名狼藉。她会温声软语,掩唇轻笑,会轻移莲步,行不回过头。她特立独行终日与泥水为伴,脑子里除了赚银钱别无他想。父亲伤病,她毅然决然入主祖传手艺,发扬光大,不断地创新突破,凭借着很聪明智慧,勤劳朴实肯吃苦逐渐变化家里的困顿不堪现状。都道你若怒放,蝴蝶自来。不愁吃吃喝喝,日子顺顺当当,爹也开了窍儿,娘也收了心,又该费心她的婚事了。媒婆我的推荐的烂桃花她怎么看得上,自然而然要亲手挑选出。便人美钱多的穆姑娘再一次被推到清风拂过,惊起几只藏匿在林中的乌鸦,大叫着飞离了树丛,向岛的另一侧而去。虽然时至夏季,周围的空气早已闷热起来,但这里却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一般,凉爽到有些发冷。。……

免费阅读

女孩慌忙抹净脸上的泪,快速站起身,拍打了几下裤管上的尘土,嗔怪道:“你那么着急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得了什么好去处呢!”

穆敬荑与何睿勍不禁看向院门处,那是一个怎样的小男孩啊:大概六七岁的样子,牙齿缺了两颗,肩膀不对称的倾斜着,微微佝偻着后背,双脚一步深一步浅的走了过来。

与身体不相称地是他脸上阳光般的笑容,灿烂而又纯朴,引得众人神色不觉放松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穆敬荑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小男孩仰头看了她一眼,声音干脆的道:“我叫柯耳,是柯雅的弟弟,您是?”“你们搬走,有落脚之处了吗?”穆敬荑好奇问道。

柯耳抿了抿唇,扫了一眼自己的姐姐:“我们想去镇里......”

“柯耳,赶紧回去,不准胡说!”小女孩上前几步,拉着弟弟就向外走。

“姐,你不是说要早些去,占个好位置才能乞到银钱吗?”柯耳仰头,一脸认真的看向她。

穆敬荑这才看清楚男孩儿的长相,五官清秀,皮肤光洁,带着些羸弱的苍白,与女孩略黑的肤色形成鲜明对比,估计姐弟俩容貌应是一个随爹一个随娘吧。

“看什么呢?若是不买,咱们这时候离开正好!”何睿勍低声提醒了一句。

穆敬荑点点头,转身对着中年人道:“没想到咱们这缸的运送费用如此之高,我得回去考虑考虑,如若决定买,下次就直奔这里!”

“姑娘,缸是大物件儿,一般都是要提前定好,过些时日才送。您若是着急要,最好现在定。

若是拖得时日久了,我们这儿又总有前来订货的买家,您等需要用了再来买……可就说不准要待多久才能用上了!”中年人语气中肯的解释道。

“嗯,谢谢您的提醒!到时候我们一定提前过来订货,免得延误了使用。”穆敬荑也是一脸认真,话落便示意何睿勍随着离开。

中年人还想再说些什么挽留一下,却见两人已出了院门。

一旁烧窑的工人,忍不住出声:“掌柜的,您别留了,这两人明显是听那丫头哭闹腻烦了才不打算买的。

唉!咱们作坊因这姓柯的真是亏大发了。前天也是有几个人过来买货,被那丫头跑来一阵哭闹给搅黄了.您也是太心善,否则那姓柯的断不能让他进作坊......”

穆敬荑出了陶坊刘并没有往回走的意思,而是继续向前溜达,眼见着就到了之前传出吵闹的院落门前。

“哎,你还要去啊?说了不要看热闹的,怎的仍不死心。”何睿勍忍不住扯了她衣襟一把。

穆敬荑摆摆手,悄声道:“嘘,我就是好奇,看一眼便回。”

话落,两人便到了那座院落的大门前。顺着栅栏门的缝隙,可以看到那个叫柯耳的小男孩正蹲在院子里,对着几陶盆颜色各异的泥水鼓捣着什么。

“哎,咱们回吧,趴门缝这种事儿你竟也干得出来,真是......”何睿勍实在看不下去她这种行为,拉了人就要走。

两人正在门口扯皮的时候,院里的小男孩听到声音,扭头向院门处看来。

穆敬荑见自己仿似被发现了,也不好意思再偷看,推门便要进去,不想小男孩却迎了出来。

“你们有什么事吗?”

“嗯...呃,小弟弟,你会烧陶吗?”穆敬荑微微低身,一脸和善的柔声问道。

何睿勍索性也不管她了,双手抱怀站在门外,静静立一旁等着。

小男孩眨巴着清亮的眼睛,使劲儿摇了摇头:“我还没有学,爹爹说我身体弱,要养好了才行!”

“哦......那几盆泥水是做什么的?”穆敬荑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陶盆。

小男孩回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有些羞赧的垂了头,低声道:“我跟你说了,你不要告诉别人,姐姐不让我玩泥巴。”

“嗯,我保证!”穆敬荑认真的点点头。

小男孩一笑,露出两个明显的小酒窝儿:“那些不同颜色的泥水涂在陶坯上可以烧出漂亮的花纹,而且很光滑,亮闪闪的!”

穆敬荑闻言噗嗤一笑,引得小男孩立即皱眉,生怕她不相信似的,噘着嘴极力辩解:“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爹爹和刘叔他们烧的陶缸都是用的同一种泥水,烧出来的颜色都是黑乎乎的,远不及我这漂亮!”

穆敬荑笑着摸摸他的头:“我信你!不过,你们姐弟真的要离开这里了吗?有没有想过一起到作坊里做工?”

小男孩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我们还是小孩子,做不得重活儿,再说刘叔也不要啊?”

“咣铛”三人不约而同看向声音来处,之前跑去刘家哭闹一番的小女孩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

“柯耳,干嘛呢?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与陌生人说话了吗?”女孩一脸恼怒,眼神冷冷的扫向门口的两人:“请你们出去,若是买缸请到别处买去,我们这不是作坊!”

何睿勍放下双手,扯着穆敬荑就往外走:“瞧瞧,非得被人家撵才欢喜是吧?说了叫你不要来不要来,非不听!”

穆敬荑讪讪的看了一眼女孩儿,随着他出了门。

“柯耳,我看你真是找打了,什么人都敢放进来......”院内,女孩利落的拴上门,一把拉起弟弟的手,低声训斥着回了屋。

走出土台村,何睿勍才撒开手,“你为什么非要进那院落瞧一眼?”

穆敬荑沉默了会儿,突然仰头看向他:“在你看来,那对姐弟是什么样的人?”

何睿勍撇了撇嘴:“我管他们是什么人,与我何干?”

“你就随便说说看法,谁问你相不相干呢!”穆敬荑一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一边扭头等着他回答。

“嗯......柯耳就是个小孩子,虽然身体有些先天缺憾,但难得心境并没有受此影响。那个女孩儿......说不好,一个劲儿的哭喊,搅得我头疼!”

“唉,我就是想帮帮他们,却又不知该怎么帮。本来听着那刘掌柜要收他们房子,我还觉得有些不近人情,可那女孩哭了半天,话里话外就是不想离开家,又不愿与弟弟分开,好像也不太愿吃苦,我就犹豫了。”

“哼,你又不是财主,平白发善心,又没有能力实现,不是给自己徒增烦恼吗?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把咱们的作坊建起来吧!”何睿勍侧头,撇撇嘴,随手刮了下她的鼻头。

做完这个举动,两个人都愣了。穆敬荑是纳闷儿他们何时如此熟络了,何睿勍是为自己下意识的动作感到震惊,这是他从未做过的事,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啊啊......”穆敬荑光愣神儿盯着对方了,没注意脚下竟踩了之前踢了一路的石子儿,瞬间重心不稳向后栽去。危急关头,她顾不得多想,双手死命抓住一切可以拉扯的物事。

只听“嗤啦”一声,靛蓝色的袖子随着穆敬荑倒地的势头飘飘然离开了原本连着的衣襟。何睿勍忽觉手臂一凉,扭头一看立即傻了眼,两只手臂一蓝一白,差了样儿。

“噗通”穆敬荑狠狠摔在了地上,腰部传来的疼痛令她忍不住倒吸冷气,伸手一探,正是之前踢得小石子。

何睿勍刚想斥责两句,表示一下自己的愤慨,可一看她那一脸惨兮兮的模样,又忍不住闭了嘴,连忙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将人拽了起来。

“怎么了?走这么平坦的路你都能摔跤,不是会功夫吗?怎还如此笨拙!”何睿勍捡起地上的靛蓝衣袖,使劲抖了抖,套在露出月白的左臂上,右手按住左肩,防止袖子掉落,打算就这么凑活着回家。

穆敬荑一边拍打着身上沾染的泥土,一边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啊,我也是没过脑子,这才不小心拉坏了你的衣服。”

何睿勍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你呀,真是不同......古怪!”

“嗯?”穆敬荑有些懵,总觉得他这话说的有些奇怪,用词不当!嗐,算了,管他呢!

两人一身狼狈,特意寻着人少的小路回了穆家。

刚一进院儿,就见灶间浓烟呼呼向外冒着,穆云山与赵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此起彼伏的咳嗽声接连不断。

“你家不会是走水了吧?”何睿勍瞪着两眼,满是惊诧的看向西厢,也顾不得衣袖不扶着就会掉的情况了,三两步窜进了灶间。

“呦,贤侄回来啦?快先回堂屋,这里呛得慌,可不是你能待的。咳咳......”穆云山一边将他往外推,一边对赵氏道:“你要实在做不来,就等等丫头!”

只一会儿功夫,何睿勍的双眼就被烟熏的噙了泪,不过他也放下了心,灶间并没有火苗。

叔侄俩一前一后回了堂屋,穆敬荑也到了灶间门口,看着自家老娘,一改往日发髻高悬,眉目如画的模样,狼狈的蹲在灶膛前面探着脑袋用烧火棍儿去搅和里面塞的满盈的柴火,忽然有些心疼起来。

“娘,还是我来吧!”她走上前,将赵氏手中的烧火棍儿接了过来,示意她出去。

赵氏红着脸,两颊不知何时还蹭上了几抹黑灰,有些窘迫得道“闺女,你回来啦!我...我......”

穆敬荑温婉一笑,轻推了一把赵氏:“娘还是先去洗把脸吧,都成花脸猫儿了!”

赵氏闻言,慌忙要抬手擦拭,突然看到自己手背上的黑灰,瞬时一愣,红着脸打水去了。

因为做得晚,晌午这顿饭直到未时才吃上。饭桌摆好,见她们母女俩又要到厨下去吃,何睿勍忍不住开口:“叔,要不让婶子和表妹一同吃吧,左右也没有外人。”

见过赵氏之前在灶间的狼狈模样,穆云山其实早已心生不忍了。如今听到侄子提起,便顺水推舟,点头应道:“那就依贤侄所言,咱们一同吃吧!”

穆敬荑听了立即跑到灶间,拿来两个崭新的小板凳,母女俩一人一个,围在了桌边。饭桌旁围坐的人虽然比往常多了,但却显得格外安静,每个人都专心吃着饭菜,就连穆云山也没再提出与何睿勍一起喝两杯的事。

赵氏接连给他夹了好几次菜,又是递饼子又是盛汤的,照顾的很是殷勤。这一番举动,令穆云山觉得自己在族人面前腰杆又直了几分,说话的底气更加足了不少。

穆敬荑虽然明知姓何的这小子是个水货儿,无奈如今的相处模式对他们今后的合作最为便宜,只得将他当做正经亲戚来看,好生待承着。

饭毕,依旧是母女俩拾掇饭桌,稍事歇息了两盏茶的时间,何睿勍就言明还要操持建作坊的事宜,带着穆敬荑出去了。

赵氏见他们离开,走到穆云山跟前,有些忧虑得道:“云山,咱们敬荑总这么跟着她表哥合适吗?知道的说是亲戚倒也没啥,可那不知道的人难免又要瞎编排了,若是影响她将来寻婆家该怎么办?”

穆云山老神在在的瞟了她一眼,脸上噙着笑:“无妨,左右不是外人,若是我这侄子真能看上咱家丫头也是件幸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