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四章 我不需要名气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更吗不更 著

连载免费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免费阅读

良医修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直接回答:“发现的时候,棺材就是开着的。我们怕被人发现,就把它合上了。”

“怕被什么人发现?”

他看了看外面,道:“凡人,他们的情绪都已经绷到了极致,再发现这种事情,不知道会怎么样。可惜,还是出事了。”

“里面装着谁的尸体?”

“这个镇的管理者,也就是镇长。他是九转门管事堂一位管事的亲戚,那管事要求我们收好他的尸体,没想到最后会这样。”

良医修没再让她问下去,自己就把事情讲了一遍:“镇长是在死后三天消失的,一发现这件事,我们就传了消息出去,接着就封镇了。”

陶紫理了理头绪。

这时,有人快步走了进来,道:“前辈,许大夫醒了,要见您。”

良医修眼睛一亮,立刻回道:“我现在就过去。”

他一边走一边解释:“许大夫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大夫,在小镇暴乱后,他率先出面安抚住百姓。不过他也得了瘟疫,时间怕是不多了。”

陶紫起了疑虑,询问道:“安抚?”

只靠安抚,能让凡人听话吗?

良医修默了默,较为委婉的说了一句:“他是凡人,还是个颇有名望的凡人,在这种疑似被修仙者放弃的时候,凡人的话总归比修者更管用,只不过,其中的确用了一些迫不得已的手段。”

她明白了,所谓迫不得已的手段,差不离就是杀鸡儆猴。

等到了那房间,里面躺着一个中年男子,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清亮虚弱的眼睛,还有鼻子和嘴巴。

良医修疾步上前,道:“小许,感觉怎么样?”

“感觉怎么样不重要了,终究是时日无多。”

他苦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视线就落到了她身上。

陶紫很清楚的感知到他在打量甚至是在审视她。

“这位就是新来的修者?”

良医修点头道:“是的,她姓陶。”

“原是陶仙人。”他侧头看来,微笑道,“按理应当行礼,可身体虚弱,尽不得礼数,实在抱歉。”

“许大夫客气。”

许大夫看向良医修,请求道:“前辈,能不能让我跟陶仙人单独谈谈?”

“自然是可以的。”

门被良医修关上。

许大夫咳了几声,才开口道:“这次事件不简单,陶仙人打算如何?”

陶紫抬眼看着他,平静道:“等你们研制出药方,然后离开。”

他摇了摇头:“不可能,那药方怕是研不出来了。”

“那就等这里的凡人死光,自然就可以离开了。”

许大夫豁然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她,道:“陶仙人怎么可以这样?”

“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陶紫看着他,漫不经心的回道,“这里凡人的生死并非我的责任,我要做的只是搬尸体,仅此而已。”

“你是修仙者。”

“修仙者又如何?九转门都不派人过来,我一个散修,何必多管闲事。”

许大夫哑然,眼睛无神。

陶紫冷眼瞧着他的模样,无动于衷。

在许久的沉默下,还是他先开口了:“若能帮助这里的百姓,陶仙人的名气自然能大涨。”

“我不需要名气。”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收起了自己刚刚的情绪,艰难的坐了起来。

陶紫这才来了兴趣。

许大夫道:“陶仙人,我遇到的修仙者,碰见这种事情,多半都会相助。”

“那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一小半。”她扫了扫这屋内简朴的摆设,继续开口,“如果你没别的想说的话,那我就离开了。”

“陶仙人!”

他喊住了她,道:“我知道你没有任何理由帮我们,但我们帮了你。”

“作为报答,我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你觉得我要说的事情,不在你能做的范围内?”

陶紫牛头不对马嘴的回了一句:“我是一个体修。”

这人怔住了。

“天亡我喜乐镇。”许大夫绝望的闭上眼睛,“陶仙人,我杀了十五个人,就为了让他们安静下来,等待修者到来。可我没想到,我死撑了这么久,竟只等来了一个体修。”

看着他这副模样,陶紫神色不变:“如果没事,我就离开了。”

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再度开口:“陶仙人,你觉得喜乐镇还能撑多久?”

“一月有余。”

“这么久吗?”他茫然的说了一句,忽然眼睛一亮,不停道,“是了,是了,人们死亡的过程越来越慢了,说不定是有了抵抗能力。”

陶紫离开了这里,回到房间。

兮静他们又去搬尸体了,整个房间只有韩越善和医童在。

医童气呼呼的在那里捣鼓药物,反倒是她师弟,躺在床上笑眯眯的,一看就没干好事。

她笑道:“越善,做什么了?”

“师姐!”

韩越善想要坐起来,却牵扯到伤口,倒吸一口气,狰狞着脸道:“没做什么,就是问了一下这小弟弟有没有娃娃亲之类的。”

陶紫哑然失笑。

他问道:“师姐,这地方怎么样了?”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韩越善也就没再问。

陶紫找了一个地方坐着出神,直到傍晚时分,兮静他们扶着墙艰难的走了进来。

赵薛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虚弱道:“师姐,有,有喝的吗?”

她起身将水拿了过去。

喝完水后,两人双目无神的看着屋顶发呆。

“今天下午的尸体量很多?”

兮静恹恹的开口回答:“超级多,师姐没去吗?”

“在想事情,就没过去。”

这两人连饭都没吃,洗了个澡就进到里面的小室上床睡觉了。

韩越善极少看见自己师弟师妹这个样子,带着点幸灾乐祸对医童道:“幸好我受伤了。”

“不是你受伤,你师姐师弟师妹也不能来这。”良医修推门而入。

他皱了皱眉头,直觉告诉他,这人现在的状态不太对。

“良医者,你有什么事情吗?”

“陶姑娘在吗?我找她有事。”

韩越善下意识想说师姐睡了,可师姐却从里面走了出来。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