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九章 教导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更吗不更 著

连载免费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免费阅读

陶紫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在一个洞穴里面,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头,这段时间以来,她昏迷了太多次。

“师姐,你醒了!喝水,快喝水。”

兮静手忙脚乱的端水给她,她想接过来,却被拒绝:“大师姐,你的手还没恢复完全。”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肌肉已经恢复了七层左右,完全可以端水喝,但她也没反驳兮静的好意。

师父在这时走了进来,道:“兮静,去外面等着。”

“啊?好的。”兮静满头雾水的走了出去。

陶紫抬头看过去:“师父,有什么事情?”

师父目露骄傲的看向她:“阿紫,原先还说你连筑基初期都打不过,现在看来,为师低估你了。”

她坐直身体,认真道:“可是我的身体强度已经相当于开光期,斗得过旋照期的道修,似乎也属正常。”

“阿紫,修仙界普遍看不起体修,除非他出自明岚宗刑堂,而这些是有原因的。”师父温声道,“体修灵气过于薄弱,几近于无,筑基杀了固体期的可能性并不小。”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她低声重复了一遍:“明岚宗刑堂……”

师父发出疑惑:“嗯?”

她随口找了个理由说了下去:“为什么他们例外?”

“明岚宗从前的那位大师姐在他们身上花费了无数心血,进遗迹寻武技,寻药方改造躯体,这才把他们拉了起来。可哪怕如此,他们炼体期的弟子要斗过筑基期,也是极难的,甚至要多人联手方可。只有到固体期以上的修者,才能跟同境界的道修斗上一斗。”

陶紫默然无语,其中原因她比谁都清楚——武技和战斗意识,绝大部分武技对境界的要求都不低于固体期,至于战斗意识,那是她在兽群中、死亡线上逼他们一点一点磨出来的。

“不说这些了,阿紫,你怎么会突然昏迷?那些伤口不足以让你倒下。”

她沉默着组织了语言,开口回答:“我之前那招是武技,需要较多灵气,灵脉差点挺不住。”

师父恍然大悟,大部分武技都需要灵气加持,但对灵气的需求度远低于其他技法,只是这对体修来说,已经不算低了。

陶紫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她得想法子修复灵脉才行,哪怕修复不全,也要减轻疼意。

“对了,阿紫,师父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师父请说。”

师父轻咳了一声,道:“为师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陶紫顿了一下子,才反应过来师父的意思,问道:“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时间不定,等回来后,我会去找你们的。”

“师弟师妹们都知道了吗?”

师父点了点头:“都知道了。”

“那好,师父注意安全,我会护好师弟师妹们。”她神色淡定,但心情说不复杂是不可能的,怎么前后两个师父都是这模样,动不动就离开。

“先护好自己,连自己都护不住,更别说护别人。还有,不要自残,知不知道?”

陶紫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至于心里在想什么,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没多久,韩越善他们就在洞口探头探脑。

师父看了一眼,他们立刻走进来,韩越善最先开口,没话找话:“师姐,你伤口好了吗?”

“好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那只手,违心的说了一句:“那就好。”

陶紫又道:“你们还记得我和那个旋照期的战斗过程吗?”

赵薛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连连点头:“记得!”

“行,那就聊聊。”

陶紫沉吟了一会,先从旋照期的弱点开口:“你们觉得他死在哪里?”

赵薛想了想,道:“灵气不足?”

毕竟要是灵气充足,他不会被掐了喉咙。

她摇了摇头。

韩越善迟疑了一下,开口:“是不是过于轻敌?”

陶紫笑了,应道:“怕死、轻敌和过于依赖灵气。”

三人齐齐站直身体听她讲。

“而在最开始,我近身刺向他眼睛的时候,他分明可以使用灵气保护自己或是奋力一搏,但他选择退后,因而失去了杀我的最好机会。这是因为怕死。”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用全力进攻,这让得他低估了我的力气。这也是为什么我能突破他的灵气掐住喉咙的缘故。”

韩越善反应颇快,道:“既然师姐前面已经误导了他,那师姐杀他的时机是怎么定的?为什么不提前动手?这样不是可以少受点伤吗?”

陶紫微微一笑,道:“在交手中,他时时刻刻动用灵气,甚至在简单的闪躲中都使用灵气加快速度,这说明了他对灵气的依赖。在最后一次后翻中,他没有使用灵气,足以证明他灵气不多,短时间内也无法补充。换而言之,那个时候,哪怕师姐失败,他反杀的机会也小了。越善,不怕死,不代表要找死。”

韩越善若有所思,兮静茫然的努力回想,赵薛还在神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师父不悦道:“赵薛,你师姐那么辛苦教导你,你在想什么?”

赵薛脱口道:“这不应该是师父的活吗?”

洞穴内,静了静。

陶紫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忘了提前告知师父。

她还不及说什么,师父就翻了一个白眼:“师父教是教,师姐教也是教,你学着就是了。”

韩越善嘀咕了一句:“不会是师父你不懂吧?”

兮静和赵薛非常默契的往旁边迈了几步,腾开空间。

师父抓紧拐杖,动作流畅的冲了上去。

韩越善条件反射的护住脑袋,往洞口外冲去,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虽然陶紫见过好几次,但还是有些不习惯,反观其余两个,一个比一个悠哉。

赵薛开口:“师父不久后就离开了,师姐,我们去哪?”

“对啊师姐,我们去哪流浪?”

陶紫看着他们眼睛里隐隐的期待,一时间会不过意来,这两人在期待什么?

赵薛兴奋道:“不如去北部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大陆北部呢。”

“可是南部我们也没走遍啊,不如先在南部玩玩?”

陶紫:……

没记错的话,他们是在逃命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