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八章 失踪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更吗不更 著

连载免费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免费阅读

“兮静,你这是……”

兮静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道:“以前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包括李姐姐的孩子。”

许佳震惊的看着她:“什么孩子?”

她决定把事情说明了点:“那个白色粉末,李姐姐从前在她公公婆婆那里看到过。”

她僵了僵表情,又很快变得满脸疑惑:“兮静,许姨怎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兮静不再回答。

“兮静,是不是别人说什么了?你别轻信他们的一面之词,至少要听听许姨怎么说的。”

听着许佳的话,兮静抿了抿嘴,放下筷子,抬头看着她,认真道:“许姨,你们都是一面之词。我为什么不信二师兄,而要信你呢?二师兄看起来再吊儿郎当,也是那个在饥荒时把我养活的人。”

她握紧拳头,拼尽全力才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过了好一会,她很难受的说道:“既然你这样想,那就算了。这些东西,你大可以留下。”

兮静倔强的摇了摇头,看见这些东西一次,她就想起李姐姐入魔的模样一次,说来,李姐姐对她也是很好的。

“许姨,我不能对不起李姐姐,也不能对不起师兄。”

许佳眼中含着泪花:“那你就能对不起我?”

“许姨,李姐姐和师兄都是真心对我好,可你呢?你的好里面带了多少算计?从前我可以不理会,但现在不行,你害了李姐姐,还差点害了我们。”

兮静此时十分冷静,冷静得让许佳感到陌生,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几天前还不是这样的。

看着许佳的模样,她心中一软,还是缓和了语气:“许姨,我知道你从前待我好,但我真的过不了心中的那个坎。以后,你要是活不下去了,我会帮你一把,但仅此而已。”

许佳慢慢摸着桌子的边缘,眼神莫测,轻声道:“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许姨也不好再说什么,可是许姨身体不好,不如你帮许姨把这个箱子搬回去?”

兮静点了点头,道:“当然,我本来就是打算吃完面后跟师兄去找许姨。”

“那不如速去速回。”

她在心里算了算时间,觉得应该能等到师兄回来,就朝掌柜挥了挥手:“掌柜的,这面先放这,我一会回来吃,别收走了。”

“行,小姑娘快些回来,要不然面会坨的,那时候钱可不退!”

她笑着点点头:“很快就回来。”

这里离许姨家很近,速度快的话,一刻钟就够一个来回,那时候师兄应该也回来了。

掌柜的拿来一个大碗帮她盖住面,兮静一边道谢,一边抱起箱子离开。

许佳也跟着起身。

掌柜的动作忽然停了一下,疑惑的看向许佳,刚刚是他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这妇人的眼神有些狠厉?

他不由多看了几眼,却只能看见她虚弱的表情,便摇了摇头,暗笑自己想得太多,这二人一看就是熟识,能有什么事情。

兮静进了屋,在许姨的指点下,把箱子放在角落。

还没等她直起身子,许佳忽然靠近,她疑惑的回头想要询问,却被许姨拿帕子捂住了口鼻,一股清香气息溢开。

她睁大眼睛,用力的把许佳推开,但来不及了,眼前一阵阵发黑,腿部也使不上力气,只能勉强靠墙站着。

许佳走到她身前,再次将布放到她的口鼻处。

她拼尽全力,也只能吐出三个字:“为什么?”

许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倒在地上,猛烈的咳意传来,她强压了下去,低声道:“你受了许姨那么多好,总得还回来才是。”

不久后,韩越善回到了面馆,却只看到一碗盖起来的面,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安。

“掌柜的,先前坐这的小姑娘去哪了?”

掌柜抬头看了看他,随口道:“跟一个妇人离开了。”

他右眼跳了跳,不安感越加浓郁:“妇人?”

“是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看着还挺虚弱的。”

他边冲向许佳家,边安慰自己,她一向敬重畏惧修仙者,兮静应该,应该不会有事的……

大门紧闭,敲了敲门,无人应答,韩越善不作他想,直接将门踹开。

隔壁邻居看到这一幕,吓得后退几步,高声呼喊:“快来人啊!有人抢劫!”

没人,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他快步走了出来,一把拽住那个邻居的衣领,急道:“许佳呢?你有看见许佳吗?”

那人被他脸上的阴霾吓了一跳,脱口道:“刚刚她出去了。”

“出去了?”

“对,还提着一个大箱子,也不知道干什么去。”

韩越善神色发白,厉声道:“往哪个方向去的?”

邻居指了一个方向,他匆匆跑去。

邻居见他离开,松了一口气,四周看戏的几人也嘀咕的起来:“看起来,这人应该是来要债的,只是没来得及,让周寡妇跑了。”

“要是周寡妇被追上了,啧。”

“欸,你说我们要不要跟管事堂说一声?”

“说什么说,那周寡妇都没了照身帖,管事堂可不会管。”

“这倒也是。”

人群逐渐散开,只有几个贼眉鼠眼的人朝周寡妇家里多看了几眼,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便没了兴趣。

韩越善一边寻人,一边拼命回忆这个方向值得注意的地方,最后,得出了两个让他心凉的地点——寻芳街和行坊。

寻芳街,自然是寻花问柳之地。

许佳不可能把兮静往这个地方送,毕竟大半个寻芳街上的姑娘都认得他,他要找人,再简单不过。

至于行坊,那是给外来客人住的地方,里面多是其他门派的普通弟子或是外门杂役。

他略加思考,先奔向寻芳街。

到了一处高楼前,一名浓妆艳抹的姑娘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嬉笑道:“哟,越善弟弟,好久没见你了。”

“流香姐姐越发漂亮,我差点没认出来。”

流香被逗得眉眼带笑:“我看,是你越发会说话了才是。”

“哪里,实话实说而已。对了,春姐姐在吗?”

“春姑娘好似在接待客人,你要等会。”

韩越善笑了笑,拿出一块银子往流香姑娘手上送:“流香姐姐,能帮我往一位朋友那送个信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