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八章 当年许佳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更吗不更 著

连载免费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免费阅读

韩越善摊了摊手,道:“大师姐,我们半斤八两,谁也别气谁。师弟这回来找你,主要是想谈谈。”

陶紫笑道:“行,进来谈吧。”

他立刻摇头:“那不行,万一谁起夜发现,我妥妥挨揍。”

她哑然失笑,两人找了个幽静空旷的地方。

韩越善率先开口:“师姐,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件事?”

“我担心门派有仇人。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沉吟了一会,道:“大师姐,你长我一岁,但这并不代表你懂的事情比我多。哪怕上次你在南翼门那件事上帮了我们,也只能说明你脑子转得比我们快,我敢说,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也能想出这个法子。”

这句话她是信的,毕竟那件事情不难解决,只是这有什么关系吗?

“然后呢?你在担心什么?”

韩越善看着她,认真道:“我担心你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被兮静发觉不对劲,这样的话,兮静会为难的。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因为这种陈年往事破坏门里的和谐。师姐,想来你也不愿跟兮静起冲突,看兮静难过的,对吧?”

陶紫反问道:“这么不信我?”

“师姐,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十八岁姑娘,但再不普通,你也只有十八年的阅历,根本不是那种可以完全隐下自己心情的老狐狸,尤其是许佳还盯着你大师姐身份的情况下。”

她挑了挑眉头,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疑惑的看着师姐,问道:“师姐,怎么了?”

“没,你说得挺对,只是赵薛怎么回事?他看起来更容易被发现。”

韩越善则不以为然:“他就那个态度,兮静早习惯了,许佳也不会刻意针对他,但师姐不同。更何况他读书把脑子读傻了,还顾忌着许佳曾经帮过我们的事情,自然能忍住。”

“哦?你不顾忌?”

他冷笑一声,道:“当时她帮我们的时候我都七岁了,跟李姐姐她们的关系也打好了,再如何,也缺不了那一口饭。要不是兮静喜欢她,我非要想法子整死她不可。”

陶紫愕然的看着他,韩越善一向温和,偶尔有些搞笑,难得见他这个样子。她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当年到底怎么回事?”

韩越善简单讲了一下。

许佳的女儿在那场饥荒中饿死,她拿着孩子想要换吃食,哪成想,一个孩子根本不够,正好那时师父不在,她就打起了韩越善他们的主意,直接让人过来抓他们。结果韩越善那时候不在,赵薛听到动静,又想起师兄的三令五申,就带着兮静藏了起来,这才没让他们得逞。

他补充了一句:“幸好那个时候她没过来,要不然赵薛看到有熟人,肯定不会躲了。”

“你怎么知道是她?”

“猜的。我五岁,不代表我傻。那时候黄奶奶他们还不是寡妇鳏夫,村里能跑的早就跑了,除了时不时跑来询问师父什么时候回来的许佳,还有谁知道这里藏着小孩?要不是心里有了防备,她后来送来的那几片青菜叶子就得下肚了。”

陶紫道:“菜里有毒?”

“我给楼里一条狗吃,那狗当天就死了。她后来送来的食物都会分出一部分去喂狗,确定没事才敢吃,要是兮静不知道,我会全部喂狗。”韩越善讥讽的笑了一下,“那种时候还能喂东西给狗吃的,都是修仙或富贵人家,这做法也算是全了我自己的身份。”

难怪……

“为什么当时不直接跟兮静说?”

他沉默了一会才回答:“兮静第一眼就很喜欢她,而且当时师父不在,她嫁的那人有一个叔叔刚好成为了旭甲门的驯兽师,我不可能直接跟她起冲突。更何况,兮静真的很喜欢她,她一来就缠着她。”

陶紫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她不记得自己五岁时候的样子,但她敢肯定,自己五岁的时候绝没有他想得多,更没有他那么艰辛。中午时对他的无语逐渐消散,毕竟一个人童年阴影造成的影响之大,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

她温声道:“你放心,我懂的,不会让兮静发觉不对劲。但即便如此,那些青菜也不用放那么久。”

“也不是吃不得,放着吧,我看着那些小口子和活蹦乱跳的鱼才安心,哪怕我清楚的知道肯定没事。”

陶紫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你宁可菜臭了都要这样做的原因?”

韩越善脱口道:“菜臭了难道就不可以吃了?”

她收起叹息的神色,面无表情道:“原来你真不懂?”

他又是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陶紫揉了揉额头,转身直接离去,她得想个法子,要不然顿顿臭青菜,哪怕吃不出事,她也郁闷。

“师姐。”

她停下脚步看过去:“还有什么事情?”

“关于我骗你这件事情,你不生气了?”

“正如你所说,我们半斤八两。”

她对自己还是很了解的,倘若这回她信了他,最后却发现他在说谎,那她大概率真的会发火,无论他的原因再充分。

第二天一早,她一打开房门,一只鸡就朝她飞了过来,身后还跟着手忙脚乱的赵薛。

她一把抓住鸡的翅膀,纳闷道:“这怎么回事?”

兮静跑过来拿过那只鸡,道:“山下村民为了感谢我们送上来的——桃子卖不完,干脆送了他们一些,其中还有周爷爷养的。”

她还没继续询问,兮静就急着指向另一只鸡:“三师兄,快点,那边还有一只要跑了!对了,别伤了那只鸡好看的尾羽,这能卖出去赚钱!”

赵薛忙不迭的冲过去。

“师父呢?”

“没起。”

“越善呢?”

“也没起。”

她嘴角抽了抽,又问:“村民直接送上来,没绑住?”

兮静无奈道:“绑了,但是被三师兄解开了,说是感觉它们没活力,怕死了。结果一松绑,一个比一个能跑能蹦跶。”

陶紫满头黑线,无言以对。

韩越善正好在这个时候出房门,看着满地鸡毛和四处自由奔跑的鸡,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抢劫去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