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 有劳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更吗不更 著

连载免费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免费阅读

陶紫眯了眯眼睛,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在十余年前的那场灾难中,她可有帮过兮静他们?”

李寡妇怔了怔,细细回想了一下,摇头道:“当时没听越善提过她,只是那等情况下,她能自保便算不错了。”

她听到这个回答,心中有数了。

不过多久,师父出现在门派入口。

陶紫正想迎过去,许佳就抢先一步走了过去:“温门主,一路辛苦了,念及您昨夜的忙碌,晚辈准备了汤水,您要不要尝尝?”

温门主随意摆了摆手,道:“有劳费心,只是我不怎么进食。你昨天也辛苦了,赶快回家休息吧。”

许佳脸上多了几分不好意思的笑容,刚想接话,温门主就略过她走向陶紫:“阿紫,昨天还好吗?”

她行了一礼:“有劳师父挂心了,徒弟无事。”

温门主大手一挥,不在意道:“什么有劳不有劳的,这么客气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外人。”

刚刚被“有劳”过的许佳脸色多少有些微妙,她压下心中情绪,走过去学着陶紫行礼:“温门主,此事也是我疏忽大意,竟忘了将此事告知您。”

“无碍,你非我逸散门中人,这些事本就与你无关。”温门主顿了顿,又道,“周夫人,你请回吧,长时间逗留在此,夫家会不悦的。”

许佳身体僵了僵,强笑着离开了。

陶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道:“师父,这位周夫人?”

师父以为没人跟她说过,就介绍了一下:“她名唤许佳,夫家姓周,你称她为周夫人就可。”

“好的。”

师父迟疑了一下,还是隐晦的提醒道:“周夫人一直向往着修仙界,苦于无入门之道,她与兮静关系不错。”

与兮静关系不错,那与越善、小薛他们呢?

陶紫没有开口问这个问题,但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周夫人一路漫不经心的走下山,神色不定。

她原先以为温门主已无再收徒之意,这才嫁人生子,时不时的上山帮忙换取好处,哪里想到,居然冒出一个陶紫!

她想起陶紫那张狐狸精般的脸,神色沉了沉,说不得,这女的就是靠那张脸蒙蔽了温门主,小小年纪就懂得利用美貌,生来就该在勾栏院里伺……

“许姨!”

活泼的声音响起,她急忙收起神色,循声看去,兮静正在那笑着招手,可爱得不得了。

她神色柔和下来,快步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道:“兮静,怎么现在才回来?”

她表情落寞了,低声道:“周爷爷走了,我刚刚在下面帮忙。”

许佳叹了一声,拍着她手道:“兮静,凡人难免一死,你别难过。”

兮静很快打起精神,点头道:“我知道,其实我还好,就是三师兄不太好,他自小就比较喜欢周爷爷。”

许姨又叹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对了,你那个大师姐是怎么回事?我以前似乎没见过她。”

“大师姐?对哦,我忘了说了,她不久前才来的逸散门,昨天刚刚拜师。”

听着这个回答,许姨很是惊讶:“就这样拜了师?万一来历不明怎么办?”

兮静认真道:“大师姐很好的,而且她不是来历不明,只是没了家人。我们逸散门不留下她,她就没地方去了。”

“看起来,兮静很喜欢她。”

她连连点头:“嗯嗯,第一次见大师姐就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就像认识已久的大姐姐。”

许姨笑容依旧,只是抓紧了手:“这样也挺好的,许姨还急着回家,先离开了。”

“好,许姨路上注意安全!”

她快步走回了镇子,还没进家门,一个醉醺醺的男子就从门内踉跄着走出来给了她一巴掌:“臭婊子,现在才回来,想死不成。”

许佳被打得偏过头,她捂住自己的脸庞,恨声道:“你又去喝酒了!”

男子嘟嚷着在她身上摸来摸去:“东西呢?这回逸散门没给你好东西?”

她尖叫着后退几步,余光督见了街坊邻居鄙夷的神色,心中更恨:“先进门,进门,进门我就给你。”

那男子又甩了她好几巴掌,直打得她的脸红肿起来:“臭婊子,还敢跟我耍心眼,快把东西拿出来,要不然我就把你衣服扒了,听到没!”

她咬着牙将那几张符纸拿了出来,男子一把抢了过去,点了点,又甩了许佳一巴掌,骂道:“一个晚上就换回这么点东西,还不如那楼里的娘们来得能干,老子娶你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听着自己丈夫嘴里没一句好话,她心性也上来了,用力推了一把自己的丈夫,朝家里冲过去,企图在丈夫追上来之前把他锁在门外。

但她的丈夫哪怕喝醉了,动作也比她迅速,一把拽住她,骂骂咧咧的在门口就揍起了她。街坊邻居也没怎么上前帮忙,这本来就是别人的家里事,谁会闲得插手?

她倒也倔强,一滴眼泪都没流,死死握紧了拳头,再熬熬,只要她再努力一点,温门主一定会收下她的。

而此时她所向往的逸散门正是一片悠闲安宁。

兮静指着门上的隔音禁制,道:“大师姐,以后再有莺啼,你就往屋子里跑,但一定要注意门上有没有这个符号,没有的话跑进去也没用。”

陶紫回忆了一下:“似乎我看见的屋子门上都有这个符号。”

“对的,不止山上,连山下的每一间屋子上都有着禁制。”

她感慨了一句:“师父心地善良。”

兮静道:“山下的爷爷奶奶才是心地善良,师父不在的时候,都是他们照顾我们。”

她讶异的询问:“师父现在还会离开吗?”

兮静也没注意她口中的现在,回答道:“还会的,不过离开的时间不长,一两个月左右而已。”

“这样。”陶紫想起了什么,又问道,“那莺啼我初来的时候也听见过,似乎并没有昨天那么厉害。”

“这我也不清楚,总之,只有发出的声音中带着凄厉愤怒等情绪,才需要我们警惕。”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