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又见逸散门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更吗不更 著

连载免费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免费阅读

一睁眼,一个漂亮的头颅就在她头上晃来晃去。

见她醒来,它一下子蹦了起来,闪到房间角落,嚷嚷道:“不是我们害你昏迷的,不是我们!”

岳柒染没有搭理它,只是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头,魔气对普通人有侵害作用,低等尸魔本身无法控制,倒也不必计较。

老板娘大约听到了动静,推门进来。

尸魔见到她,急忙往水缸里面藏,发现蹲不下来,就自己把自己的下半身摘了下来。

老板娘看着水缸外面的下半身,颇有些无语,她歉意的看一眼岳柒染,然后走过去道:“行了,藏上半身不藏下半身有什么用?赶紧出来。”

那尸魔探出头来,声音颇有些可怜:“玉娘,我不是故意进来的,你别生气。”

“我强调过好几次了,你们进来会让姑娘不舒服,结果呢?我看你就是明知故犯。”

“玉娘,我错了,你别生气嘛。”

看着这尸魔疑似撒娇的声音,岳柒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果然,人只要活得久,什么事情都能碰上。

老板娘似乎很吃这一套,道:“你问问姑娘,她不生气我就不生气。”

尸魔的头直接旋转一百八十度,直直盯向岳柒染。但凡她胆子小点,现在应该被吓晕了。

岳柒染温和的笑了笑,道:“你那么可爱,我怎么会生气呢?”

好可怕!这姑娘昨晚不是这样的!

尸魔蹭的从缸里跃出来,抱着自己的下半身蹦走了。

老板娘无奈的笑了一下,替它们道歉:“实在抱歉,他们有些记仇,但绝无害人之意。”

她笑道:“不必道歉,我看得出来,它们虽为魔,但行事作风带着些幼子之态,并无妖魔之心。”

老板娘神情柔和下来:“是的,他们便是孩子。”

若是常人听到这话,大概会觉得老板娘有病,居然将尸魔当作孩子。

岳柒染则不然,她见过太多怪人,而比起老板娘的态度,她更疑惑这些尸魔的异常。只是,这明显是老板娘的秘密,她不好也不能多问。

恰好此时客栈小二端进来一碗汤,老板娘道:“姑娘,这是驱魔汤,对你身体好。关于通道的事情,是我没想周全——我还以为姑娘是一位修仙者。”

岳柒染摇了摇头,道:“老板娘说哪的话,是我连累了你。再说了,若不是你出手相助,我怕是难有命在,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姑娘言重了,凭姑娘的实力,没遇上我,逃出青楼也非难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客气着,最后终于进入了正题。

“这儿看起来并不是客栈。”岳柒染迟疑着问出了这句话。

老板娘轻描淡写的回道:“这是另一处镇子的客栈。”

“那?”

“那边的客栈被我烧了,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死在了里面。至于红莲姑娘,则跟着情郎跑了。”

岳柒染诧异的看过去,皱了皱眉头,老板娘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姑娘不必自责,那处客栈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枷锁,只是苦于没有时机离开。此番,我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枷锁?莫不是有人在监视她?岳柒染将这个疑问咽了回去,认真开口:“无论如何,是我欠你人情。”

老板娘爽朗的笑出声,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这个人情就当我还韩公子的。”

“我与韩公子并无干系。”

她戏谑的笑着道:“他会很乐意你欠他人情的。”

岳柒染无言以对,她觉得但凡是个漂亮姑娘,韩越善都会乐意。

老板娘神情严肃起来:“对了,我已经派人通知逸散门,他们不日后就将到达此处,希望姑娘替我保密——对外,我已经是一个死人,包括逸散门。”

她怔了怔,但细细想来,这好像是最好的办法。她已经无法进入无人境,倒不如先在逸散门待上几日,顺带看看那南翼门会不会有动静,便点了点头。

“多谢姑娘,日后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

老板娘即刻带人离开,就留下一个客栈小二处理后面的事情。

两日后,逸散门一行人风风火火来到了这里。

见到他们过来,岳柒染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客栈小二就哭着扑过去抱住了韩越善:“韩公子,我们老板娘死得好惨啊!那荷妈妈好狠的心!”

……她好像知道尸魔的性子是怎么回事了。

岳柒染在一边看着客栈小二哭诉荷妈妈如何恼羞成怒烧了客栈,老板娘如何坚毅不屈与客栈共存亡,他又是如何拼尽全力将她救出客栈。

最后,他以一句话收尾:“只恨我没有能力,救不出老板娘。”

韩越善咬着牙道:“这不是你的错,是那荷妈妈欺人太甚,不仅逼良家女为妓,还敢放火烧客栈,当真是无法无天!”

兮静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人家背后站着一个筑基大圆满,我们又能怎么办?”

她大师兄难得严肃开口:“我韩越善总有一天会将那荷妈妈和她背后的依仗除掉,给玉娘报仇!”

赵薛四处看了看,正好看到低头沉默的岳柒染,叹了一声,道:“姑娘,你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倘若我们再多留几日,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她摇了摇头,眼圈微红的开口说话:“不,这是我的错,若不是我,老板娘不会丢了性命。”

韩越善看着美人泫然若泣的模样,不由向前走了几步,从怀里拿出手绢,心疼道:“姑娘,莫把坏人做下的事揽到自己身上,不值当。”

无论如何,美人无错!

岳柒染看着这一手绢,刚想接过来,就发现上面还绣着字,似乎是一“红”字?他也发现了,急忙把手绢放了回去,又拿出另一张,这回上面绣着“怜”字。

往复几次,众人沉默无语。

还是兮静出来周全道:“姐姐,用我的,臭男人的手绢有什么好用的?”

“不必了。”

岳柒染红着眼睛摇头拒绝,她眼泪已经出不来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