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总裁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刑堂现身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更吗不更 著

连载免费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免费阅读

边境入口乃是一线天,即两边皆为接天峻岭,只有一条小路通行。

而原本留有两名守卫的入口竟站了十来个黑衣人,他们井然有序,无人窃窃私语,个个都是严阵以待的模样。

那肃穆的气氛将一些准备过路的人都惊得转身离开,岳柒染便混在其中。

斗篷下,她眉宇深锁,那些人身上的衣服式样,她非常熟悉——那是她亲手设计的明岚宗刑堂堂服,专用于外出执行任务,可穿着这些衣服的人,她却一个也不认得。

莫不是刑斩那边出了事?

她细细思索了一会,又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这不太可能,刑斩当初选择了明哲保身,徐迁嘉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最多是有所顾忌,夺了权,性命当是无忧的。

她回头又看了看那些陌生面孔,心中生出几分感慨,能在两年时间里换一批新人上来,她从前当真是低估了徐迁嘉的手段。

罢了,她何苦想这些。

不过,接下来该往哪去?

旭甲城与无人境之间只有这一进出口,其余皆是高山峭壁,先不说爬不爬得过去,单是上面的鸟兽凶禽,就够普通人喝一壶了。

不过也不是不能试一试,毕竟这里接近无人境,灵气薄弱,太过强悍的凶兽肯定是不存在的。

这想法刚刚冒出来,她的身体就痛了一下,似乎在警告她别冲动。

她无奈的放弃了这个方法,现在灵脉的确不疼了,但身上那些七七八八的伤口还在时不时的疼一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恢复。

这样一来,只能冒着风险去其他地方的无人境入口了。

此时,突然有人将他们拦了下来:“站住!”

看着这熟悉的衣服,岳柒染悄悄握紧了手中匕首,其他人可能认不得她,但他们不可能。

有人将目光移到了她身上,冷道:“明岚宗行刑堂抓捕逃犯,现在封锁无人境所有入口。你,摘下斗篷!”

她抬了抬头,声音沙哑:“哪怕是明岚宗也没资格随意指使人,更何况我现在不打算进入无人境。”

那人盯着她,她隐约听到另一人对他道:“是个女子,应该不是他们。”

他却坚持道:“一般人听到明岚宗三字就知道该怎么做,她绝对有秘密。”

不去关心口中的“他们”,反而来管她的秘密?

岳柒染极为头疼,这一代的刑堂人怎得如此多管闲事?脑子也不机灵,意图进入无人境的大多都有命案在身,哪是什么一般人。

不等她开口说话,另一个黑衣人忽然道:“那好像是旭甲门通缉的逃犯。”

这话还没落下,岳柒染身旁一人就暴起杀人,短短几秒,对面开口的那个黑衣人死于非命。

那些人群起攻击他,其余人等趁乱向四处奔逃,她也在内。

她抽空还回头看了一下,竟发现出手那人冲出了围攻,也在逃命。

她在心里摇了摇头,收回刚刚夸徐迁嘉的话,他换上来的简直都是一群没实力的蠢货。

要换成刑斩带的人,要么直接放走其他人,独留她审问;要么动手将人全部压制再说那些话;哪怕走到最后这步,也不会为了一个旭甲门的逃犯放跑他们这些人,当然了,更不可能让那人脱逃。

那人看实力应是炼体九层初期,最多也就是大圆满。尽管刑堂普通弟子也多为炼体期,但从前是出了名的可跨阶对敌,再看看现在……啧

倘若刑堂都是这副德性,那明岚宗也走不远了。岳柒染脑中突然蹦出了这一想法,又很快将其按下。

与她无关的事情,不必多想。

很快,那些刑堂弟子也回过神来,兵分多路追捕。

到底是她带过的堂口,她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专门追她和他不就行了,分出这两人追她,也不怕她反杀。

三天后

岳柒染坐在树上看下面绕了好几个圈的刑堂弟子,数不清自己到底摇了几次头。

之所以会出现现在的情况,还要从三天前说起。那时候她躲进了一处山峰,他们也跟着跑了进来。

哪料她竟然误打误撞进了一处迷踪阵法,还找不到出口。自然,同样找不到出口的还有那两个追她的蠢货。

这三天来,她在阵法里将他们二人绕得团团转,甚至还抽空抓了只鸡吃。

反观他们两个,明明是追人的一方,居然只吃野果充饥,虽说是修仙者,可也没到需要忌口的筑基期吧。

岳柒染见他们再度走远,便从身后拿出了一只新抓的野兔,准备打打牙祭——反正她是找不到出口了,还不如吃好喝好,跟着他们一起出去,这也是她留下他们的原因之一。

奈何这两人不开窍,居然到现在都在找她,而不是找出口。

等她把兔肉烤好以后,那两位终于循着香味找到了她。

其中一人看着悠哉游哉的她,再看看狼狈的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厉声道:“还不束手就擒!”

岳柒染举了举手中的兔子,好心问道:“饿了吗?”

他咬着牙道:“我乃修仙者,怎么可能会饿!”

然而,同伴咽口水的声音和他咕咕叫的肚子都在打他脸。

她忍不住笑了笑,这两人蠢归蠢,但也算可爱。

十分钟后,三人围着那只可怜的兔子残骸坐着。

大约是吃人嘴短,那位名为周溪锁的少年不再一口一个束手就擒,而是别扭着不肯说话。

倒是他的同伴许之若,没脸没皮的说道:“看在兔子的份上,我们就先放过你。”

岳柒染笑着反问:“你们又为何要抓我?”

两人呆了呆。

对啊,他们最先的目标好像并不是她,为什么一定要抓住她?

周溪锁张了张嘴,硬是找到了一个理由:“因为你不给我们看你的容貌。”

她装模作样的惊呼一声,连连起身后退几步:“你们竟是登徒子!”

“我们不是!”

他在那里跳脚,许之若也发觉了刚刚同伴那话的不对劲,颇为尴尬,急忙找补:“我们的意思是你不给我们看你的长相,那肯定有问题!”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